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免費 a 片,新手必看

“我操,赵燕,你快放开。

  ”这赵燕是真使上劲了,刘小贺疼的汗都冒出来了。

  刘小贺被赵燕咬出了真火,掰着赵燕的膀子就把他推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在了她身后的车厢板上。

  “你他娘的疯了,这么使劲咬我。

  ”刘小贺撩开衣服一看,胸口被咬出了一个深深的牙龈,血都渗出来了。

  “谁让你占我便宜了?”赵燕虽然撞了一下,但根本就没怎么疼,气呼呼的看着刘小贺说道。

  “你……”刘小贺还想说啥但看到赵燕的胸口眼珠子顿时就直了,刚才他俩撕把那阵赵燕衬衫的扣子扯开了,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小背心。

  小背心好像裹不住赵燕那十分良好的发育,被撑的紧紧的,看上去特别的诱人。

  被刘小贺盯着赵燕顿时就感觉出不对,低头一看自己的衣服开了好大一块,急忙把扣子扣上,朝刘小贺呸了一口。

  “刘小贺你乱看啥,个臭流氓,你等着,等忙完我弟的事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赵燕脸上绯红了一片,拿眼睛使劲的瞪刘小贺。

  估计她是怕衣服扣子再被刘小贺给弄开,要不肯定还得给刘小贺来一口。

  把目光恋恋不舍的从赵燕胸口移走,也感觉胸口不那么疼了,刘小贺嘿嘿一笑:“我哪流氓了,你要不咬我你那衣服能扯开?这事可赖不了我,是你自找的。

  ”赵燕哼了一声也不说话了,两个人一路都保持了沉默。

  快到地方的时候赵燕把赵傻子给叫了起来,赵傻子一百个不愿意,脸都耷拉的老长。

  “哟,这不是燕子吗?这才几天没见,好像又漂亮了。

  ”刘小贺刚下车就见一个二十四五岁的人朝赵燕走来,上前就要抓她的手。

  赵燕往旁边一闪躲过那人,也不搭理他,回身对一块来的人说了句进屋就带着赵傻子朝屋里走去。

  见赵燕这样那小子脸上有点挂不住了,阴着脸也跟着进了屋子。

  刘小贺在一边看着心里有点不舒服,心说这小子他妈谁呀,一上来就想对赵燕动手动脚。

  大伙都跟着进了屋子,新娘穿着印着喜字的红衣服坐在床边。

  一见到赵傻子就低下了头,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她不想见到赵傻子。

  而刚才那个小子就站在新娘身边,同来的人告诉刘小贺说那小子是新娘的哥,叫郑凡,是个混子。

  他妹妹本来是不愿意嫁给赵傻子的,就是被他给逼的。

  新娘叫郑秀,长的不算漂亮但也绝不难看,一看就是那种比较老实的人,从刘小贺他们进屋以后她一句话的都没说。

  接新娘的时候是要吃半生不熟的饺子的,然后有人会问新郎饺子生不生,新郎说生,意思是早点生孩子。

  可赵傻子缺心眼,吃完饺子人家问他生不生他说不生,把赵燕和新娘家那边的人气的够呛,赵燕直掐他,差点把赵傻子给掐哭了。

  后来赵燕又哄了一会才把他给哄好,骗了半天傻子才说了个生字,大伙都长出口气。

  随后就是要新郎抱着新娘上车,但这次赵傻子怕赵燕掐他,十分听说,一把抱起新娘子就往外走,走到拖拉机跟前连车厢板都没用打开,直接把新娘给扔进了车斗里,差点没把新娘给摔背气儿了。

  大伙也都纷纷往车斗里爬,刘小贺本来不想跟赵燕坐一个车的,但看到郑凡爬上了赵燕那辆车刘小贺也鬼使神差的上了那辆。

  回去车上的人都挤满了,娘家客人跟过来不少,要不是娘家这边也准备了一个拖拉机人都坐不下了。

  赵燕跟赵傻子一块,郑凡就在她旁边,直往赵燕身上蹭,把刘小贺看得心里升火。

  “娘的,老子还没蹭着呢这狗日的就开始蹭,不行,不能让他占了赵燕的便宜。

  ”刘小贺挤到赵燕跟前,往她和郑凡中间一坐,赵燕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而郑凡就十分的不高兴了。

  “我说你非坐这干啥,那边不能坐呀?”本来郑凡想趁着人挤占赵燕点便宜,没想到刘小贺中间插了一杠子。

  “哦,那边坐着太颠,这里好点。

  ”刘小贺随意说道,虽然说这郑凡是个混子,不过他刘小贺也不是熊包,上学的时候也是有一号的人物,他是不怕这个郑凡。

  “小崽子,有点眼力见,别哪天缺条胳膊少条腿了才知道后悔。

  ”郑凡也不傻,当然看出来刘小贺是故意想坏他的好事,所以说话也不客气。

  “少他妈吹牛逼了,谁缺还不一定呢。

  ”刘小贺可不惯着他,他又不是吓大的。

  郑凡在这一片还是有些名气的,没几个敢跟他这么说话的。

  今天被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屁孩给卷了面子,郑凡哪能不怒。

  “妈了个逼的小B崽子,敢他妈这么跟我说话,今天我弄死你。

  ”郑凡抬手就要打,不过被旁边的人也拦住了。

  “操你吗的小B崽子,今个是我妹子大喜的日子,我他妈就放过你,过了今天你别让老子再看到你,非弄残废你不可。

  ”这些没营养的话刘小贺听说不少,只轻轻的说了三个字,“我等着。

  ”郑凡被他们家人给拉到了另一辆车上,赵燕用胳膊捅了一下刘小贺,小声说:“你还有点爷们样,今天的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刘小贺一撇嘴,“我还有更爷们的地方呢,改天让你看看。

  ”婚礼十分热闹,菜肴也十分丰盛,刘小贺吃完了就回了草棚子。

  起的太早,得补一觉。

  西瓜基本上都已经熟了,地里也没啥活可干,刘小贺一觉睡到太阳快落山才被刘根生叫起来让吃饭。

  “小贺,你看我抓着啥了?”刚进村里刘小贺就看到赵傻子拎着个破桶往村里走,一看到刘小贺就喊。

  桶里的水装的挺满,直往出漾水。

  “我说铁柱啊,你今个结婚不在家里陪着新娘子还去捞鱼呀?”刘小贺不由得也有些同情那个郑秀了,嫁谁不好,偏嫁个傻子,你说这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呀。

  赵傻子不接刘小贺的话茬,提着破桶往刘小贺跟前凑,“小贺,你看这是啥?”刘小贺往桶里一看就乐了,原来赵傻子抓了个王八,那王八看上去有一斤多重,在水桶里脖子一缩一缩的。

  “铁柱,你看着王八的脑袋像你裤裆里那玩意不?”刘小贺哈哈大笑,指着水桶里的王八问赵傻子。

  “嗯?你别说,还真像我裤裆里玩意,小贺你可真厉害,你咋知道我那玩意和它长的像呢?”刘小贺笑的腰都弯了,拍了拍赵铁柱的肩膀。

  “行了铁柱,你赶紧回家让你娘把这王八给你炖了,吃完了晚上有大用。

  ”“晚上能有啥用?”赵傻子不是很明白刘小贺的意思,追着刘小贺问到底有啥用。

  刘小贺也不跟他解释,只说他吃完就知道了。

  回到草棚天都已经黑了,刘小贺把油灯点上随手拿起羊皮册子又翻了两遍,还是跟以前一样毫无所获。

  躺在床上刘小贺倍感无聊,忽然想起今天早上的事,刘小贺不由得乐了(夫妇交换性经过实录)。

  “这赵燕的也不小,摸着肯定舒服。

  ”想到早上在赵燕身上看到的风景刘小贺下面顿时就有了反应,反正这里也没人,刘小贺干脆把身上脱的精光透透气。

  “刘小贺。

  ”一个声音传到了刘小贺的耳朵里,随后一个影子就从门口钻了进来。

  刘小贺还没看清是谁就听“呀”的一声,随后进来的人就跑到了门口,尖声说道:“刘小贺你咋衣服都不穿呢,可真是个流氓。

  ”刘小贺也听出来这声音是谁了,是赵燕,没想到她这个时候能来。

  刘小贺一边穿着裤子一边说道:“你走路也不出个声音,谁知道你来呀。

  再说是你看我,还说我是流氓,你讲理不讲?”穿完衣服刘小贺出了草棚子,见赵燕站在门边上捂着脸,还在那害羞呢。

  “行了,我衣服都穿好了,你就别捂着了,你干啥来了?”听到刘小贺就在自己身边说话赵燕慢慢的把手拿开,看刘小贺已经穿上了衣服不禁心里一松。

  “我弟媳妇娘家人今天不走,我来买两个西瓜。

  ”随即赵燕好像又想到了刚才的情景,脸上顿时就红了一片,要不是天黑刘小贺看不着肯定得把她给羞死。

  “你这人咋就不知道个羞耻呢,衣服都不穿,我都替你不好意思。

  ”也不知道赵燕是生气还是害羞的厉害,说话都有些喘。

  “我说赵燕,这可是在我家,我穿不穿衣服关你啥事?再说了是你看我又不是我看你,我吃了这么大亏都没说啥你还有啥可说的?”现在刘小贺对赵燕已经没那么惧怕了,早上的事让他胆气大了不少。

  赵燕知道自己说不过他也就不说了,拍了一下刘小贺,“去,到地里给我挑两个好点的西瓜,家里人还等着吃呢。

  ”见赵燕饶开了话题刘小贺嘿嘿一笑,也就不说了。

  从赵燕手里拿过手电筒就进了地里,没多大会就捧着两个又圆又大的西瓜走了回来。

  “拿回去吃吧,不要你钱,啥时候你想吃了就啥时候来拿,全都免费。

  ”刘小贺把西瓜放在赵燕脚下,豪爽的说。

  “没发现,你这人还挺敞亮呢。

  ”两个西瓜太大,赵燕一次拿不起来。

  刘小贺从地上一下捧到怀里,说:“要不我给你送家去吧,这两个西瓜太大,你拿不动。

  ”赵燕轻轻点了点头,刘小贺屁颠屁颠的把西瓜给送到赵燕他家。

  刘秀的家人和赵大发家里人都坐在院子里唠嗑呢,郑凡见赵燕和刘小贺一块回来的脸上就有点不高兴。

  “哟,小贺呀,还把西瓜给送来了,快坐会歇歇,先抽根烟。

  ”赵大发笑着给刘小贺递了根烟,刘小贺伸手接过来自己点着,随后说道:“不坐了叔,你们唠吧,我还得回去看地呢。

  ”说完朝赵燕家人点了点头,看到郑凡的时候刘小贺眉头皱了一下,不过没说什么,转身就出了赵燕家。

  “娘的,那个姓郑的他妈老是跟我拧着,改天逮到机会非抽他龟儿子不可。

  ”刘小贺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恨恨的想到。

  刘小贺不知道的是,他没抽成郑凡,反倒让郑凡把他给抽的够呛。

  ……“小王八羔子,都几点了还睡,赶紧回家吃饭去。

  ”第二天一早,刘小贺听着刘根生的骂声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擦了一把嘴角的口水。

  “才几点呀爹,你咋来这么早?”“早个屁,太阳都晒屁股蛋子了,快起来吧,今天乡里有人来拉西瓜,我在地里看着就中,你今个可以玩一天。

  ”一听这话刘小贺骨碌一下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整天在这草棚里待着身上都要长毛了,可算是能玩一天了,刘小贺高兴的不行。

  “今天要去乡里耍耍。

  ”刘小贺心里想着,走路都有劲,没一会就走到了村里。

  一进村刘小贺就看到赵傻子被几个围着,笑嘻嘻的问他昨晚咋样。

  赵傻子手里拎着个破桶,想走但被那几个人拉着走不了,一脸的不耐烦。

  “啥咋样,反正我搂着我媳妇睡了,过一阵子她就给俺生娃。

  ”“那你弄没弄你媳妇?”问这话的是金龙,三十七八岁了还打着光棍,其他的几个人只是在一边笑,就他一脸猥琐的追着赵傻子问。

  “弄我媳妇?为啥要弄她呀?我才不弄呢,要弄你去弄。

  ”赵傻子闷声闷气的说道,金龙一听这话更乐了,哈哈大笑:“那行,今晚我去你家弄你媳妇,到时候你可别不让。

  ”

晚上,我熬了半个通宵,做出了一个自我感觉很是完美的企划案,第二天我兴冲冲的来到公司打算交给经理请功,没想到刚到经理办公室门口,就听到了秘书小丽那风.骚入骨的浪叫声。

  这声音就像是一只突然出现的白.嫩的小手一下子将我的心脏给提到了嗓子眼儿,我一时没忍住,就多听了一会儿,结果不小心被发现了,胖的跟猪似的的经理当场发飙让我滚蛋,任我苦苦哀求半天也是于事无补。

  就这样我失业了,说真的,失业真的比失.身难受多了。

  而且我这一失就是一个多月,在交了下个月的房租后,身上只剩两百三十四块,怕是连这个月的饭费都不够了。

  说实话,我抢劫的心都有了。

  或许是天无绝人之路,以前上班的那个公司的财务张姐打来电话,说是有个 “借种”的差事问我愿不愿意干。

  ‘借种’?!当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我感觉脑子好像被雷劈了一下似的,当时就懵了。

  在我的老家农村倒是经常听到老人们说起这种事情,或是某人没生育能力,然后找个族亲的同辈来传宗接代。

  只是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了,好多大医院都建立了精.子库,实在不行的完全可以去医院人工授精,只要做的隐秘点,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对自己名声也没多大影响,犯不着用这种老掉牙的方法。

  不过听张姐的意思,显然对方反而十分热衷于这种方法,甚至开出了大价钱。

  三十万!这个数字在我脑海中久久回荡,对我这个山里出来的穷小子来说这三十万的诱.惑力太大了。

  我父亲当过五年的海军,在海上留下了风湿性关节炎的病根,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直到两年前,几乎只能在轮椅上生活了,这两年来家里的重担也几乎落在了母亲身上。

  如果有了这笔钱,父亲就有了再次站起来的希望,同时也能解决一下家里的窘境。

  再加上我现在的处境,最后我一咬牙决定,这个女人我干了!张姐随即就安排了我跟对方见面,时间是中午,并让我好好打扮一下。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感觉这事挺操蛋的,我这都打算卖身了,还得看对方满不满意,当然我心里也忐忑的很,希望对方不是什么恐龙级别的大妈。

  在我潜意识里,觉得对方整这种‘借种’的幺蛾子,应该不会是什么良家妇女,或是漂亮的女人,要不然勾勾手指,岂不是成群的男人往前凑?反正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为了那三十万,我也是豁出去了!这个上午我感觉过得很慢,简直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熬到十一点了,张姐才来电话说在雅丁湾的餐厅见面。

  临出门的时候,我照了一下镜子,自我感觉还是良好的,心里虽然有点忐忑和紧张,不过头皮一硬,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了。

  在餐厅的包间里我见到了吴敏,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她(我的男友一千岁)不但不是那种人老珠黄,丑不拉几的女人,反而是个大美人儿。

  她皮肤白.嫩,眉目如画,身上穿着一件淡粉色的连衣套裙,腿上套着一双肉色的丝袜性,将她的腿部线条完全勾勒了出来,一双浅红色的水晶系带凉鞋如画龙点睛般的配在那一双大小适中的脚上,显得她整个人靓而不妖,却又让人忍不住遐想联翩。

  我深吸了一口气,差点儿想揉揉眼睛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这样的脸蛋儿,这样的气质,穿上古装那就是天上的仙女,换回套装就是地上的女神,跟她一比,那个在经理办公室浪叫的秘书小丽,简直就是卖弄风.骚的草鸡。

  现在已经不关乎那三十万的问题了,因为像吴敏这样的美女莫说是给我钱“借种”,就是让我给她贴钱来上一发,也是我十分乐意的事情。

  因此,对于借种现在我不但没有抵触,反而倒有些期待了!在我观察吴敏的同时,吴敏也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了我一会,然后确定了我的学历和家庭情况之后,就让我跟她走。

  我心里暗喜,以为她这是要带我去开房,这简直比微信、陌陌那种约炮更简单粗.暴啊,而且还是对方付费的那种。

  随后证明我想多了,十几分钟之后,吴敏驱车带我来到位于东郊泰河旁边的一处别墅区,在其中一栋别墅停了下来。

  就在这栋别墅里,我见到了吴敏的老公黄启鹏。

  黄启鹏是个胖子,相貌普通,三角眼,脑袋大,脖子粗,要不是人模狗样的穿着一身西装,乍一看还以为是个杀猪的屠夫。

  我进来之后,黄启鹏的一双三角眼,盯着我看了一阵,直看的我浑身发毛,毕竟我是吴敏找给给他戴绿的。

  “这个人没什么问题吧!”看了我一阵后,黄启鹏的目光终于从我身上离开,落在吴敏身上。

  看来这事成不成还是要看黄启鹏的意思啊,我的心也揪了起来。

  “没有,老家是农村的,滨海大学刚毕业不到一年,我表姐以前的同事,在这之前我已经打听好了!”吴敏好像很怕黄启鹏的样子,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道。

  听完之后,黄启鹏沉默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道,“一会我叫人过来给他检查一下,如果没有问题就这样吧!”说完之后,黄启鹏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晃悠着那身颤巍巍的肥肉离开了别墅。

  黄胖子离开之后,吴敏又恢复了她那冷傲清高的模样,看都没看我一眼,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心里冷哼一声,装什么装,黄胖子在的时候,跟个乖宝宝似的,这会又装什么清高?反正这事一旦定下来,老子就能名正言顺的上了你,到时候还不是让你躺着就躺着,让你趴着就得趴着?不到半个小时,黄胖子安排的检查人员就来了,是个二十岁出头女孩,名叫柳青瑶,是黄胖子的表妹,毕竟这种见不得光的事,还是自己人比较靠谱。

  柳青瑶的年龄看起来比我还要小一点,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面容姣好,青春靓丽,如果说吴敏像是女神,那柳青瑶就像是那种情窦初开的小公主了。

  不过跟吴敏相似的是,这柳青瑶对我态度也是一样的冷淡,好像我在她们眼里就像是货物一般,令我心里感觉很屈辱。

  “青瑶是学医的,让她给你检查一下,如果身体没毛病的话,咱们就可以签署协议了!”进了客厅,还没坐下,吴敏就冷冷的吩咐道。

  我点了点头,表示没有异议,然后就看到柳青瑶从茶几上的小包里拿出一套工具,熟练的消毒之后,在我手腕上抽了一管血,随后递给我一个塑料的小杯子,还有一本封面是半裸美女的杂志,有些厌恶的看了我一眼,冷冷的指着洗手间道,“自己去解决一下,这个不用我教你吧!”我苦笑着点了点头,没想到还有被美女逼着打手枪的一天。

  完成了两种采样之后,柳青瑶就有些闷闷不乐的离开了。

  整个别墅的客厅里就剩下我和吴敏两个人,气氛有些冷,我偷偷的瞄了一眼吴敏,发现吴敏也是一脸烦躁的样子,随后让我自己在客厅里等着,然后她自己上楼去了。

  从背后看着吴敏的翘.臀和摇曳的美腿,我心里越发期待和不安,期待的是,如果事情顺利的话,她的那双大白腿将会热情的为我打开,不安的是,万一柳青瑶给我检查出什么毛病来,那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而且看柳青瑶离开时的表情,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一个小时后,柳青瑶终于回来了,并且带回了一个令我十分振奋的消息,化验结果显示一切正常。

  闻言吴敏也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随即取出一份协议,摊在了我面前。

  我看了一下,这是一份保密协议,上面的内容很简单一共才四条内容,第一条,在协议期间男方必须辞去所有工作,住在女方家里,直到成功受孕之后方能离开,第二条,必须无条件的服从女人的任何安排,第三条,男方对此事件无论事前还是事后都必须严格保密,第四条,以上三条如有违约行为必须赔偿女方三百万人民币。

  看完最后一条,我忍不住眉头一皱,抬头看着吴敏,嘴里说道,“协议没问题,不知道我签了这份协议之后,钱什么时候给我!”“哼!”吴敏闻言,嗤笑一声,“真是乡巴佬,这点钱我们还不至于跟你耍花样。

  ”随后,吴敏让我把银行卡的卡号给她。

  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随即从钱包里掏出银行卡给了吴敏,几分钟之后,手机短信提醒,我的账号上多了三十万。

  “这下相信了吧?”吴敏冷冷的瞥了我一眼,嘴里说道。

  “相信了,相信了!”我笑着点了点头,虽然吴敏太多冷淡,甚至有些厌恶的样子,不过既然收到了钱,再加上吴敏这样的绝色美女,我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有点心花怒放。

  签完字之后,吴敏就将协议收了起来,让我今天将自己的琐事处理一下,明天早上再来报到,报到之后就会一直住在这里,直到事情完结。

  我知道吴敏这是为了保密,不过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即便是相当于被软禁一段时间也无妨,再说有吴敏这个美女陪着,想来这段时间也不会无聊。

  从吴敏的别墅离开之后,我便回了出租屋,将自己是东西收拾了一下,便将房子退了,然后给父母打了个电话,将钱转回家,让老妈带老爸去医院看病。

  第二天上午,我如约住进了别墅。

  今天我来的时候,只有吴敏和柳青瑶在,吴敏那个老公黄胖子也不知道是知趣,还是有工作要忙,并没有在。

  今天的吴敏,可能是因为在家里的原因穿着一身宽松的丝质睡袍,很是随意的靠在沙发上,跟柳青瑶聊着天,看到我来了之后,立即将露在外面的两节白如莲藕般的小腿收了起来,脸上的神色也马上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转弯,由晴转阴。

  “看够了吗?”吴敏冰冷的声音如一盆凉水浇在了我的头上,瞬间让我清醒了不少,心里也开始后悔自己也太禁不住诱.惑了。

  我神色木讷的看了吴敏一眼,这话实在不好接茬,干脆不接她的话。

  “哼!告诉你,别动什么歪心思,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还不够格!”吴敏见我不说话,继续冷嘲热讽的说道,“你只是我请来一个工具而已,最好把自己的位置和心态摆正,省的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后面这句话就是赤果果的威胁了,顿时让我火气上涌,我是你请来的工具不错,可我这个工具有点不同,那是帮你受精的,帮你怀孕的,臭娘们看不起老子,老子早晚干了你!我脸色憋得通红,可仍然忍住了心底的火气,最终没有爆发出来。

  吴敏看着我,轻蔑的冷笑,随手指着一楼的一个房间,嘴里说道,“你以后就住在那里,没事的时候不要到处乱跑,更不准上二楼,明白吗?”我强压住心底的火气,最终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就拿着自己带来的包裹进了那个房间。

  这房间据说以前是保姆住的,据我判断可能是因为借种的事情,怕人多嘴杂,将保姆给辞退了。

  进了房间,我也逐渐冷静了下来,以刚才吴敏对自己态度看来,这三十万并不好赚,而且在这过程中还指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不过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人穷志短,没有办法啊……上午的时候,吴敏出去了一趟,带了一个小保姆回来,是个贵州妹子,名叫霍小燕,个子不高,不过挺白净的,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防贼似的看着我。

  刚辞退一个,又请来一个,看这情形多半是吴敏请这个小保姆来监视我的。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e.aspx?1356.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e.aspx?215.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e.aspx?7285.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e.aspx?846.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e.aspx?3418.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e.aspx?193.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e.aspx?1942.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e.aspx?17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