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熊熊 內衣,新手必看

正值七月最热的时候,村里的男女都异常的烦躁!  给自家庄稼打完农药,陈三斤浑身臭汗,燥得更是难受:“得赶紧去洗个澡,不然老子都要热死了!”  走到河边,他把身上的衣服去的只留一件底裤,一猛子扎入了温凉的河水中。

    “啊……舒服!”  在河里刨了好一会,他突然听到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女人若有若无的喘气声。

    “我去,有人?”  陈三斤轻轻滑动河水,往人声传来的方向靠近。

    很快他就看到在一棵大树旁边,一个身材姣好的少妇整背对着他上下其手,雪白的后背随着她的动作摇曳着,若隐若现能看到那诱人的侧面轮廓。

    “这不是晓东媳妇吗,她这是干啥呢?”  陈三斤眼前一热,为了看轻些,忍不住继续往前靠近,可不偏不倚,一只午睡的鸟被陈三斤给惊醒了,尖叫一声飞了没影没踪。

    晓东媳妇浑身一震,连忙将衣服套上,匆匆忙忙整理了下裙子,回过头来正好看到一脸疑惑的陈三斤。

    “哟,这不是三斤吗,你这偷偷摸摸的干哈呢?”  陈三斤看到晓东媳妇满脸的红晕,再联想到刚才她刚才的喘气声,顿时明白了这个女人刚才在干啥了,顿时调笑道:“我呀,刚才好像听到有人在干那事,这不,赶紧过来瞧瞧热闹呢……嫂子,你这又是干啥呢?”  晓东媳妇听了这话,脸更红了,骂道:“你这小兔崽子,思想咋这么龌龊呢,这大白天的,谁……”晓东媳妇话说了半截,突然就止住了,眼睛直愣愣的盯着陈三斤。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家伙,这要是用起来,岂不是……  一想到这,晓东媳妇顿时本能地捂住了嘴。

    陈三斤顺着晓东媳妇的眼光看去,山村的河水清澈见底,他下身的轮廓一览无余,尤其是那里,被清澈的河水放大了不少。

  (边插边做吃奶)  哟,这小娘们看来是对我有意思啊!  陈三斤早就听说了晓东身体不好的事,他媳妇明显是在家吃不饱,才偷偷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自己来解决了,他心头一热,随即调戏道:“别人我可不敢说,不过嫂子这么漂亮,有点需求也是应该的嘛!”  晓东媳妇瞬间通红了脸,心中透着无力和渴望,可嘴上却咬牙说道:“你这崽子……又瞎说,谁不知道我们家晓东是咱村最厉害的,我怎么可能不满足呢?”  “嫂子,你说这话我就不愿意了,什么叫晓东是咱村最厉害的,我就不服!在咱们村,这方面我敢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不信你就看!”  陈三斤切了一声,说着就要去掉底裤。

    晓东媳妇红着脸吓得赶紧回过头去,骂道:“臭小子,你可别耍流氓,这要被人看到了,说也说不清的!”  话是这么说,可想到陈三斤下面那大家伙,她头却忍不住转了过来……  结果,她却看到陈三斤笑眯眯的盯着自己的身前看,气得直跺脚:“陈三斤,你还真是个没用的家伙,比我们家晓东差远了!”  “别跟我说晓东的那糗事,村里人谁不知道晓东那货中看不中用。

  ”陈三斤龇着嘴得意的笑道。

    陈三斤早就听说了晓东身体不好的事,让晓东媳妇总是满足不了,听村里的老娘们说,晓东媳妇因为这个事没少和晓东吵架。

    晓东媳妇听三斤这么一说,立刻就急红眼了,“好你个三斤,这破事都是你们传开的吧?今天我在这可跟你说明了,我家晓东那不但大,而且还管用!别整天闲着没事,搁这瞎造谣。

  ”  “嘿嘿,晓东媳妇,别不承认,要是晓东那货够厉害,你舍得让他出去打工,独守空房嘛?”陈三斤对村里人的传言深信不疑。

    晓东媳妇如同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两眼怒瞪着三斤。

    “哼……三斤你别不信,我家晓东今天晚上就从外地回来。

  你要是真不信,晚上就到我们家窗户口上给我竖着耳朵听听!”  说罢,晓东媳妇气呼呼的甩着膀子就要走人,但想了一想,又转过身来冲他问了声。

    “三斤,你刚刚说的是不是真的?”  陈三斤本以为这女人终于不用在这聒噪了,没想到忽然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真的假的?”  “哈哈哈……”晓东媳妇一掐腰,晃哒了两下胸前的高耸,那风景一阵荡漾,看得陈三斤气血上涌,喉咙咕咚一声眼咽下了一口唾沫。

    “三斤,你莫不是跟我装傻吧?刚刚你不是说你厉害嘛?有多厉害?不会是嫉妒我们家晓东,唬我的吧?”  听晓东媳妇这么一说,陈三斤总感觉这女人不对劲,随即生出了一丝期待。

    “我三斤从来不吹大气,不信你就试一试,嘿嘿……”陈三斤坏笑着看着晓东媳妇,心中暗道,“让你在我面前嚣张,这次还不让你吃瘪,嘿嘿……”  晓东媳妇撇了撇陈三斤裤裆,“三斤你可别激我,你当我不敢?”  “我没说你不敢,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女人,就想让你,咋滴了?”既然要装,那就得装的像点。

    “老娘还怕你了不成?”晓东媳妇红着脸道,快步冲到陈三斤身前,直接抓了上来。

    两人都傻眼了。

    陈三斤傻眼是因为没想到这晓东媳妇如此泼辣,还真敢过来抓自己。

    晓东媳妇傻眼是因为对陈三斤的话将信将疑,但是既然陈三斤敢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至少也有点资本,心里也早就有了准备,不过没怎么在意。

    可当她真的贴到陈三斤面前,虽然没碰到,可还是被那硕大的轮廓深深的震撼了。

    两人一时尴尬的僵在了原地。

  场景很诡异!  “舒服!”下意识的陈三斤口中崩出两个字,配合着说出来的话,还挺了挺腰板,那昂首挺胸的家伙,正好戳到了那温热的地方……  “三,三斤,你,你瞎说什么呢!别真以为大就了不起了。

  要管用才行!哼,还是那句话,晚上到我家窗户口,我可不想让村里人说我家晓东站不起来。

  ”  晓东媳妇说着,手忍不住在上面搓动了两下,有些不舍地松开转身走了。

    陈三斤看着晓东媳妇扭着翘臀离去,心中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想法。

    “这女人,那股子劲一看就很饥渴。

  她说这话,不会是对我有什么想法吧?娘的,要真是这样,得找个机会把她掀翻了骑了再说。

  ”  陈三斤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要不刚刚那女人干嘛还在自己那货上还搓两下,看她走的时候表情还依依不舍的。

    他想来想去发现还真是那回事,这女人肯定对自己不怀好意。

    不过这时候肚子开始咕咕叫,陈三家晃了晃脖子,直接背着药桶回家去了。

    “回来了,饭给你留着呢,还热乎着,快点吃吧!”  陈三斤回到家,他妈张爱青的声音就从厨房传了出来。

    “哦,路上遇到点事,耽误了!对了,我爸呢?”他冲进厨房,拿起盛好的饭菜扒拉起来,顺带问了声。

    “还不是为了你的事去乡里面了。

  现在种田哪能有出息,你爸找找人,看能不能给你到乡里的鞋厂找点事做做!”  陈三斤一听,直接将碗搁一边,凑到他妈跟前:“妈,你说俺爸能给俺整个啥职务?”  “还啥职务?还不就是一线工,想坐办公室,这年头难啊,一个车间组长的位置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瞄着呢。

  再说了,就你爹那点能耐能行嘛?”张爱青一听,估摸这孩子是天天在家憋坏了。

    “这事再说吧!”他一听,顿时泄了气。

  飞快的扒拉两口,丢下碗就向外跑去。

    “唉唉唉,你这孩子,我话还没说完呢!慢点……”  张爱青话还未说完,门口就传来一声惊呼。

    “哎呦喂,你个臭小子,讨魂了你?差点把你爸这老骨头给撞散了!快扶我起来!”  张爱青赶紧跑出来看看,原来陈三斤跑的太快正好撞上了他爹陈诗文。

    “拉倒吧你,就你这身膘肉抗撞能力不比母猪弱多少!”陈三斤没好气的道。

    “哎,你这臭小子咋说话的你,我是你爸,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你信不信我打断你的狗腿。

  ”陈诗文听三斤这么一说,气的七窍生烟,当即就跳起脚来。

    张爱青一看这架势,吓的连忙死死抱住陈诗文,“孩他爸,你这是干什么啊?!”  陈三斤也给吓坏了,哪里见过这架势,抱着头向院子外跑去,“你个老东西,你凶什么凶!你要是打了我,看等你死的时候,我非给你订口铁棺材!”散开脚丫子,一溜烟的不见了。

    “妈的,臭小子,我看你造反了不成。

  晚上回来打断你的狗腿!”陈诗文该吼的也吼了,该出的气也出的差不多了,一把扔了铁锹,垂头丧气的看着张爱青。

    “我说他爹,你今天是吃了炸药了啊你?哪来的这么大火气?”张爱青心有余悸的道。

    “三斤工作的事黄了!”陈诗文叹了口气,抱着脑袋蹲了下来。

    “那魂淡徐江根本就不愿帮忙,还拿现在厂里不招人的屁话唬我。

  ”陈诗文两眼发赤。

    “那……那咋办啊?”张爱青没了主意,心中大急,这工作的事落实不下来,也就断了给陈三斤讨媳妇的念头。

    “咋办?能咋办,凉拌!这三斤老是跟我做对,找不着媳妇我也问心无愧。

  ”陈诗文丢下话,直接转身进了里屋。

  陈三斤一口子跑到村外的河堤上晃哒,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爹陈诗文,土包子一个!虽然取了个好名字,奈何小学都没毕业就不上了。

  结婚后,没啥能耐,好赌成性,直接就把家败光了。

    这父子俩从小就不对付,没为个什么事就吵架,可从来没向今天这样动过手。

    三斤想想两人之间的事,漫无目的的在河堤上走着,心里烦的慌,可走着走着突然听到不远处草丛中发出哼哼呀呀的声音,也不知道在干嘛!  “嗯?有人?这大中午的,谁跑这河堤上来干什么?”三斤干脆趴在草丛里,小心翼翼向声音的方向爬去,那咿咿呀呀的声音很是撩拨人心。

    听声音是好像是个女人!  “这谁家的媳妇,大中午头还敢跑出来,也不怕晒褪了皮啊!”  陈三斤心中充满了好奇,爬近拨开草丛看了过去,他差点蹿出鼻血来。

    竟然是宋老二和朱大鹏媳妇何绣花在做坏事,陈三斤感觉自己鼻息很粗重,浑身燥热,心跳加速。

    过瘾!竟然让自己遇见这等好事。

    朱大鹏媳妇叫何绣花,也是村里出了名的浪荡女人。

    陈三斤看的过瘾,哈喇子一地,可还没迷了心智,心中暗自算计。

    “这何绣花就是一坨狗屎,朱大鹏也就一绿头苍蝇,竟然搞到了一块,这两人一直跟我不对眼,要是让那朱大鹏知道了,还不活劈了宋老二?是不是吓吓他们俩,抓个小辫子搁手里。

  ”  想到这,陈三斤打定主意,脸上冷冷一笑。

    “吼吼……”这时宋老二喉中发出野兽般的低吼,看样子是架不住何绣花的夹攻,快到了尽头。

    “哇哈哈哈……这大热天的,你两玩啥呢?兴致挺高的啊!”  抓住机会陈三斤猛的从草丛里跳出来,指着二人大叫道。

    这一嚷嚷,可把宋老二跟何绣花吓坏了,直接从头顶凉到脚后跟。

  宋老二更是从高超给一嗓子吼到了深渊,直接萎掉。

    陈三斤的看着的两人:“狗男女,好玩吗?”  “陈……陈三斤,怎,怎么是你?”先回过神来的是何绣花,两人慌慌张张的胡乱把衣服给套上。

    “怎么就不是我了?你们能来这我就不能来了?不但我能来,朱大鹏也能来!”陈三斤故意把“朱大鹏”三个字喊的很大声,他想看看何绣花是什么表情。

    不过陈三斤失望了,何绣花似乎对朱大鹏不以为然,倒是宋老二吓的扭头四处张望,生怕朱大鹏真个蹦跶了出来。

    “陈三斤,别在这给我装蒜!难不成你今天还想攥我们两的小辫子?”何绣花显得很嚣张,一点悔悟的觉悟都没有。

    “哦,是这样啊!”陈三斤抓抓后脑勺,“说真的,我还真没打算攥你两啥小辫子。

  碰巧遇到这事。

  不行,我得去告诉朱大鹏,我老觉得朱大鹏挺憋屈的。

  ”  他说完也不理两人,转身就要走。

    “陈三斤,我告诉你,你就是告诉朱大鹏,我也不鸟他,那个软蛋我想怎么拿捏他就怎么拿捏他。

  你……你给我回来,你要是真去说,我也不会让你好过!唉唉唉,我说话,你听着没有……”  何绣花语气显得有点慌乱,但是却很嘴硬,可说着说着就慌了。

    她没想到陈陈三斤根本不理自己,朝自己家方向蹦去。

  这破事要是捅到朱大鹏那,朱大鹏就是再软蛋也不会在这事上含糊。

    陈三斤晃着个脑袋,不紧不慢的向何绣花家方向走去。

  心中暗道,“欠骑的女人,跟我装,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  “陈三斤!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嘛!”  宋老二连忙陪着笑脸拦着陈三斤,抖索着手掏出一盒香烟,谄媚地递烟给他:“来,三斤兄弟,抽根烟歇歇!”  “少来,别跟我套近乎!你说你们俩搞这事,对得起朱大鹏嘛?那朱大鹏在村里是横了点,但你也不能占了人家媳妇是不?”  陈三斤手一挡,特意强调了朱大鹏在村里的横。

    朱大鹏在村里那是横的不行,瞅谁不顺眼,兜头就揍,下手很没分寸。

    “陈三斤兄弟,来!”宋老二脸色顿时一变,又把烟给递了过去,陈三斤没再推,接了过来,放在鼻子上闻了闻。

    “宋老二,烟是好烟,就是味有点不对。

  ”  宋老二迷糊了,“味不对?这可是我从乡里买的,红塔山!我平时都舍不得抽,贵着呢,不会被老孙头给唬了,买我假烟了吧?”  “啥假烟不假烟的!我是说味不对,有股子搔味!”陈三斤调侃道。

  

 杏儿跟花婶聊了几句,等花婶走了之后,杏儿才来到张寒家门口,先是敲了几下门,问了句:“张寒,张寒,在家吗?”  听着杏儿香唇里飘出来的悦耳动听的声音,张寒的心瞬间狂野了起来。

    昨晚他在跟翠儿共浴爱河的时候,脑海里就曾经莫名其妙的浮现过杏儿的倩影,他当时还想,如果身子下面的女人是杏儿,那会不会把自己舒服死呀?因为这灵水村十里八乡的男人,就没有人见过比杏儿更美的女人,这会儿杏儿来自己家了,更让他心里火急火燎,恨不得立马开门把这美娇娘拉进来,吃他娘个满嘴流油。

    虽是心里血脉喷张,但张寒依旧故意装睡,没有回应杏儿。

    杏儿又唤了一声,见张寒还是没有应答,便终于忍不住推开了门。

    闭着眼睛的张寒一听到门开了,就知道杏儿肯定进来了,他瞬间就觉得一股强烈的渴望在体内升腾起来……杏儿推开门后,见张寒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似是睡着了,不禁从头到脚地扫视了一遍张寒,美眸无意中落在了张寒的小腹下那霸道反应之上,只是这一眼,她的脸蹭地就红了。

    仅凭这大帐篷,杏儿就知道张寒这坏蛋小子的本钱差不了。

    怪不得村里一些小婆娘聊那事的时候,总是悄悄议论张寒的本钱大,这一看还真是!  杏儿一声不吭地盯着张寒,尽管她从没有对张寒有过什么非分之想,也没想过背叛她家张老师,但最近这很长一段时间,自己跟老公都没有成功过。

    前段时间张海病了好几个月,病愈之后这几个月,身体又一直找不到以前的状态,这前后加在一起,杏儿有大半年没有过夫妻生活了,猛地一见到这威风凛凛的景象,自然心跳加快,心率加速,俏脸绯红。

    羞臊之下,杏儿想赶紧离开,生怕张寒醒不来发现她在盯着他看,但又舍不得走,心里感叹,还是年轻人好啊!大白天睡觉都这么虎虎生威的,一个人都反应这么强,那叫一个浪费。

    张寒透着眼角的余光发现杏儿的美眸盯着自己下身看,顿时心花怒放,他知道自己无意识的引诱竟然成功了。

    自己没猜错,杏儿和翠儿一样,都很需要男人,昨天经了翠儿的开蒙,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事儿,看见杏儿现在的模样,就更是按捺不住,心想着要不要现在就找机会,把杏儿按在床上要了她?  看她现在这样子,应该是空虚了很久了,最多也就是装模作样地挣扎几下,不能拿自己怎么着,搞不好自己稍微主动一点,她就从了也说不定。

    一想到这,张寒色胆包天了,他装作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开口道:“哟,是杏儿姐呀?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来的?”  杏儿一见张寒醒了,顿时羞涩起来,眼睛也不好意思再盯着张寒的那部分,含含糊糊的说:“张寒兄弟,我刚进来,敲你的门没有声音,就推门进来看看,我们家张老师让我请你过去吃饭,我都来第二趟了,你啥时候回来的?你昨晚没有在家睡觉吗?”  张寒撒谎道:“我昨晚喝了酒,睡不着,后半夜跑到秀江游泳去了,后来在江边睡着了,刚回来不久”  张寒说完便坐了起来,还特意将眼睛往自己下面一瞥,装作发现了什么,忙用手捂住了小腹下面。

    杏儿见状,脸蹭地又红了,张寒趁机奉承:“杏儿姐,你可真漂亮”。

    杏儿一下羞涩起来,忙道:“别瞎说,快点起来吧!”  “杏儿姐,我说的是真的,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吗?”张寒说着,猥琐地指着自己的下半身,眼睛则色迷迷地盯着杏儿傲人的前胸和修长的大腿。

    “死张寒,不许乱说啊!”杏儿被他挑逗得更加脸红了。

    “不是瞎说,杏儿姐,我在梦里梦到你了,梦到你做我媳妇了,身下就成这个样子了,杏儿姐,这是咋回事呀?”  张寒故意装嫩雏,啥也不懂似的,其实,经过翠儿昨晚一个晚上的培训,他对男女间这点事情都完全弄明白了。

    杏儿羞涩地说道:“你个死张寒,想媳妇了呗,等有机会让杏儿姐给你说个漂亮媳妇,我们村里漂亮媳妇很多的,只要你不好吃懒做,肯定有漂亮媳妇等着你,可不许再惦记杏儿姐了。

  ”  “那我可做不到,杏儿姐,你是我梦中情人,我每天晚上梦里都有你,在梦里你就是我媳妇,虽然在现实生活里你是张老师的媳妇,可在我梦里,你永远是我媳妇,杏儿姐,我喜欢你!”  张寒趁机表态,说的时候,两只眼睛里喷出了两团热辣的火苗。

    杏儿心跳加快,急忙说道:“死张寒,可不许乱说,你赶紧起床吧!杏儿姐回去了。

  ”  说着,杏儿转身就要走,她已经从张寒的眼里看到了一股让她难以拒绝的光芒,这种光芒在老公张海的眼睛里已经黯然失色了,张海在经历了多次失败后,眼里再也燃不起这种熊熊烈焰了,她很害怕自己会沦陷在张寒身上。

    “别走,杏儿姐,求你了!”  张寒见杏儿美眸中有了期待,胆子陡然增大,飞快地跃下了床,将挡在杏儿的面前将门关上了,并且上了拴。

    “死张寒,你要干嘛?你可不许乱来!”  杏儿意识到了张寒的企图,心里不禁有些惊慌,她心里虽然被张寒的本钱撩的直难受,但她最担心的,是万一张寒真一时冲动做出点什么,一旦让人发现,老公张海肯定会跟张寒拼命的,而且也不会再要她了。

    张海虽然是读书人,但是对杏儿的占有欲极强,曾经多次跟她说过,她是张海心里的无价之宝,白璧无瑕,他不能容忍任何男人碰她,她只能是他一个人的,他疯狂地爱她,决不许她被任何男人碰。

    张寒从未这样跟杏儿独处一室,他的心狂野地跳跃着,眼里喷出强烈的火花:“杏儿姐,就给我一次,好吗?就一次,我想死你了,我天天晚上梦到你,你就让我梦想成真一回吧!”  杏儿边退边劝:“不行,张寒,张老师要是知道了,他会杀了你的,我也活不成了!”  “不会的,张老师本来就不是男人了,杏儿姐,我知道你现在过得很苦,你就开开心心地做回女人吧!我能满足你的。

  ”  张寒说着,猛地扑到了杏儿的身上,将她压倒在了床上。

  可就在这关键的时候,广播里突然传来了村长张德旺播送张海对张寒写的感谢信,张寒立马被这热情洋溢的感谢信给吸引住了,脑子一愣神的工夫,杏儿便趁机推开了他。

    杏儿娇喘着推搡了他一下,小声骂道:“死张寒,你下次再敢欺负杏儿姐,我就把你的命根子剪了!”  说着,杏儿拉开门栓就要出去。

    张寒的血性被她最后这句话给激起了,伸手揽住了她的柳腰,嘴上说着:“你要是舍得剪就来吧!”  娘嘞,这小腰手感可比翠儿不知道要强多少倍。

    杏儿怕别人听见,不敢大声喊,只能小声怒斥他:“死张寒,快放开我……”  “不放,杏儿姐,我打心眼里喜欢你,我知道你心里也有我,不然你刚才干嘛偷看我的裤裆?”  “你……”杏儿这才意识到原来张寒一直都是装睡,自己偷看他的时候,都被他看在眼里了,这让她一下子又羞又急,脱口道:“死张寒,你怎么能这么无赖!”  张寒眼看杏儿欲拒还迎,神情纠结,便想更进一步,一鼓作气让她打消估计,没想到正在这时,就听外面有人喊道:“张寒老弟在家吗?”  张寒一听,就知道是三虎哥的声音,赶忙松开了杏儿。

    杏儿一听三虎来了,急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死张寒,这要是让三虎看见我在你房里,指不定在村里怎么说呢,怎么办呀?”  “杏儿姐,你赶紧躲到床底下吧!”张寒也着急了,他都还没有尝到杏儿的味道呢,被三虎哥给逮住了不要紧,可万一翠儿嫂子要是知道了这事,自己怕是就没机会跟她“学本事”了。

    杏儿这时焦急的说道:“床底下多脏啊!没别的地方吗?”  张寒催促道:“没别的地方啦,你再不钻进去可就来不及了”  杏儿一看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忙趴到了地上,往张寒的床底下钻。

    张寒一瞥她圆鼓隆冬的屁股,强咽了口唾沫,心想:娘嘞,这要是不睡到杏儿,老子这辈子可就白活了!  想到这,他赶紧将门栓抽掉,然后一瞥床下的杏儿,见她躲到了最里面,心里一阵狂喜,趁着三虎还没进来,张寒小声对床底下的杏儿坏笑道,“杏儿姐,我这辈子指定要跟你在一起,你是逃不掉的。

  我知道张老师自从得了一场病之后早就不行了,你是女人,不可能一辈子受活寡的,杏儿姐,我是真心喜欢你……”  杏儿一下羞臊难当,脱口问他:“你个死张寒,你……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这你就别管了,反正我知道张老师现在是假男人,你现在需要一个真男人!”  “你……死张寒,你坏透了,不理你了!别说话,三虎已经过来了!”  杏儿清晰地听到了脚步声离张寒家越来越近。

    张寒小声笑道:“杏儿姐,等我先把三虎哥打发走了,我们再好好聊聊…。

  。

  ”  刚说完,就听门外三虎在叫:“张寒兄弟,在屋里吗?”  说着,三虎推门进来,一眼就见到了床上躺着的张寒。

    张寒忙装作刚刚醒来的样子,“啊……三虎哥,有事吗?”  三虎笑道:“没啥大事,我刚跟张老师从张德旺家回来,正要下地干活,路过你家就过来跟你说一声:驴日的张德旺打算给你到市里争取个见义勇为的典型,搞不好你这次要出名了!”  张寒惊讶的问道:“真的?”  三虎笑道:“当然是真的了,你嫂子还说呢,要给你庆祝庆祝,给你做一桌好菜,到时候再让你嫂子好好教教你本事……”  一听到让翠儿嫂子教自己做那事,张寒心里就涌起一阵火热,可立马就消了下去,没别的,杏儿还在床底下躲着呢,这要是让她听出点啥来,那可就惨了!  于是他赶紧打岔道:“这点事哪还用得上三虎哥你跑一趟跟我说。

  ”  三虎摆摆手道:“说这些就见外了,咱俩谁跟谁,再说就是顺路过来说一嘴,你休息吧,我下地干活了。

  ”  “成,那你先忙。

  ”  等三虎走了之后,杏儿便从床底下爬了出来,见张寒的贼眼一直盯着自己胸脯,幽幽的看了看他,说:“死张寒,三虎都回来了,我们家张老师肯定也回家了,他到家要是没见着我,肯定要起疑心,他知道我来叫你吃饭,万一直接找过来可咋整?你今天就别难为嫂子了,好不好?”  张寒一想,杏儿说的没错,三虎和张海一起去的村长家,三虎刚才都扛着锄头到自己家来了,那张海怕是也到家了,再不让杏儿回去,没准张海马上就找上门来。

    一想到没法跟杏儿深入接触,张寒心里就有些不爽,杏儿见他没开口,以为他不乐意,急忙又道:“你乖乖听话,嫂子今天先给你点补偿。

  ”  杏儿说完,竟然主动开始解开自己上衣,露出了如凝脂般的雪肌。

    紧接着,杏儿那春光就这么暴露在张寒的面前,顿时让他一下子血脉喷张起来,简直看傻了眼。

    杏儿红着脸对张寒说:“今天只能让你摸一下!”张寒激动难耐,一把将杏儿抱住,向那一对傲人抓了上去。

  杏儿此时羞臊难耐,自己的这哪让自己老公之外的男人摸过,现在让张寒这么一碰,浑身就跟过了电似的,紧张的直发抖。

    在这一刻,张寒数次想直接把杏儿抱上床,但是一想到随时有可能找上门来的张海,心里还是作罢,以后有的是机会,没必要冒这个险。

    于是张寒紧抱着杏儿,在她耳边说:“杏儿嫂子,你早晚都是我的!”  杏儿娇喘着说:“好……你先放开嫂子让嫂子回家,不然一会儿我们家张老师真找过来啦!”  张寒这次没有拦杏儿,但是在杏儿走之前,他还是按捺不住心头火热,手上动作着,在她耳边吹着热气:“杏儿嫂子,我想吃一口……”  杏儿白了他一眼,说:“下次再说!”  说完趁张寒没注意,转头便出了门。

    中午,张寒如期来到张海家赴宴,夫妻俩给他做了满桌子的菜,女儿凤仙和儿子小强跟张寒也都很熟悉,小强别看孩子小,但知道是张寒救了他的小命,加上张海夫妻俩教导有方,跟张寒特别亲热。

    而这顿酒喝完,已经天色过晚,张寒与张海两人推杯换盏地更是干掉了一瓶多白酒,都喝醉了,杏儿没办法,只好把两人分别搀扶进了她自己的房间和女儿儿子的房间,当然,张寒就睡在了凤仙和小强的床上。

    女儿凤仙见她娘把张寒搀扶到了她跟弟弟的床上,便问道:“娘,张寒叔叔今天就睡在我们家吗?”  杏儿对女儿说道:“你张寒叔叔喝醉了,等他酒醒了就回他自己家,你带着弟弟跟二毛他们上林子边玩吧,但不许再到河边玩了,知道吗?”  凤仙点点头,领着弟弟出门了,杏儿也离开房间,到外面收拾碗筷。

    此时的张寒并没有完全醉,他今天一直留着量,这会儿趁杏儿离开,张寒便偷偷地下了床,躲在一侧看杏儿在客厅里忙活。

    只见杏儿系着围裙,收拾完了碗筷开始抹桌子,她每动一下手,曼妙的身子就跟着扭动,尤其她那两瓣浑圆摆动起来更是无比诱人。

    那模样,看得张寒在屋里都直流哈喇子,不说五官,单就身材、大腿和肌肤,杏儿在灵水村的大姑娘和小媳妇当中,就无人可及。

    正想着,张寒就看见杏儿已经做完了家务,朝他睡的这间房走来,张寒忙飞快上床,佯装睡着。

    杏儿进屋后,见他睡着了,便关了门打算退出去,这让张寒非常失望,他以为杏儿会靠近床边,这样他就可以趁着酒性亲她几口,温存温存,反正张海在隔壁睡得像死猪一样,一时半会天塌了他也醒不了。

    于是张寒决定把杏儿叫进来,便轻声道:“杏儿姐,杏儿姐……”  刚关上门的杏儿一听是张寒在叫她,心里莫名涌起几分火热,心说这臭小子可算还有点良心,喝多了也没忘了自己,当下就推开门,关切的问:“怎么了张寒?”  张寒感觉到了杏儿已经到了床前,他蹭地爬了起来,一把将杏儿的玉手给拽住,猛地将她揽入了自己的怀里,在她耳边吹着热气:“当然是想我的好杏姐儿了…。

  。

   杏儿姐,我喜欢你,我爱你。

  ”  这是张寒在电影里学到的泡妞招式。

    在乡下农村,我爱你这三个字还是很稀罕的,杏儿被张寒死死地搂在了怀里,耳边听着这话,心里就跟吃了颗蜜枣似的甜,可也不敢和这坏胚生出啥大动作,生怕再把老公张海给惊醒了:“张寒,别这样,这是在我家里呢!张老师就睡在对面,咱们要是把他吵醒了,那可就……”  没等她说完,张寒已经将嘴巴堵住了她的香唇。

  (摸同桌的白丝袜流水)  他昨晚和翠儿嫂子把亲嘴练到了一定的程度了,几个要诀他完全掌握,所以嘴巴盖住了杏儿的香唇。

    娘嘞,原来美女的味道果然不一样,这味道,可比翠儿的香唇更香。

    “啊嗯……”  被张寒这坏胚充满野性的允吸后,杏儿只觉得仿佛天旋地转,身子软软地瘫在了张寒的怀里,毫无反抗之力,心里只觉得有股强烈的渴望在驱使她配合张寒的一切行动,任他欺负了。

    张寒见杏儿失去了抵抗力,知道自己得手了,就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扔到了床上……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d.aspx?1766.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d.aspx?2691.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d.aspx?5785.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d.aspx?1807.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d.aspx?1831.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d.aspx?6513.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d.aspx?2474.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d.aspx?46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