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thestrokexxx porn,新手必看

“好,那你帮我整理一下,但是你要快点,我要回家了。

  ”小女人这样说的时候,语气带了一些急躁,可是她不知道,既然要给她整理衣服,那就要慢慢的一点一点的给她整理干净,整理明白。

  “你那么着急干什么,你要是不把衣服整理好的话,你老公看到了肯定也会好奇,你为什么衣服乱乱的。

  ”她想了想,确实是这个道理,便走到他的身边,让他帮自己整理一下衣服。

  “那你尽量帮我整理一下,一会儿我快点跑回去。

  ”听到满意的回答后,老周心里很开心,没想到眼前这个小女人竟然这么天真,自己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想到这里,既然眼前这个小女人这么听话,那么以后,就可以让她做自己想做,并且让他舒服的事情。

  “你过来一下。

  ”老周这样想着的时候对着他挥了挥手,让她抓紧过来,不要在那里墨迹。

  不知道现在都已经要走了,她让自己过去还有什么事情,而且她现在非常的着急,担心自己的老公找自己。

  “你能不能不要再为难我了,有什么事情抓紧跟我说明白,我要走了,要是再不走的话,我老公真的要找不到我了。

  ”孙萌这样说的时候非常的着急,就怕自己回去晚了,她老公会发脾气,虽然她老公没有多大的本事,可是他的脾气特别的大,每一次不顺他心意的时候他就会发脾气。

  “我让你过来你就过来拿来的,那么多废话。

  ”看到她在那里默默唧唧的时候,老周很生气。

  “我这不是过来了,有什么话你就跟我吩咐吧,只要我能做到的,我肯定会去做的,但是在此之前能不能不要再为难我了。

  ”看到她一副大义禀然的样子,就像是去执行死刑一样,一点都不害怕。

  “忍不住的从心里笑了,这种人特别的好玩儿,也特别的搞笑。

  ”这样想着的时候,他心里也放心了不少。

  “你说我叫你过来能干嘛,当然是感受一下你的存在。

  ”说完以后,没有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亲吻上了她的嘴。

  感觉眼前这个小女人的小嘴吧,就像是旺仔QQ糖一样,软软的,特别弹。

  让老周有一种爱不释手的感觉,可以没有办法,如果自己再不把她放开的话,这个女人可能就要疯了。

  这样想的时候,他便把这个女人放开了,总有一天,这个女人一定会心甘情愿的为自己做任何事情。

  “我现在让你回去,但是有一件事情你必须要答应我,如果你回去以后,就不做我跟你说的事情,那么后果你自己知道。

  ”孙萌记得他这样说的实话,心里也很郁闷,因为自己刚才的时候确实很舒服,她很想继续下去,可是她心里还有一丝的理智,如果以后有时间的话,她想可能绝对会来这里的。

  “好,我答应你我肯定会做到的,如果我做不到的话,你以后再找我。

  ”说完这句话,她就离开了这里,当他离开的时候,他的背影深深地落入老周的眼里。

  “你放心好了,到嘴的鸭子绝对不会飞了。

  ”老周心里很信任那个女生,她一定会过来的,因为她的腰也没好,她四处也不舒服,如果不过来的话,方圆百里没有人能给她治得了。

  刚刚解脱的孙萌看到身后的小屋子,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如果自己一直在那里的话,肯定会沦陷下去的,到时候她真的没有办法跟她老公解释,可能那个时候她就成为全村的笑柄。

  孙萌离开你后,老周也没有事情要做,反正现在也是闲着,要不然去河边儿休息一下,可以看看有没有鱼,钓鱼也行好的。

  只要醒着的时候,他就自己照去做了。

  反正一个人生活就是这样,非常的自在悠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奇了怪了,我的东西为什么找不到了,什(姐弟乱性)么东西都没有,我怎么钓鱼。

  ”他今天刚想要去找鱼竿的时候,却发现鱼竿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别人拿走了,自己为什么以前从来不知道。

  碰巧这个时候有人过来敲门,老周虽然心里疑惑,但还是先去迎接客人。

  “周先生,真的非常抱歉,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很生气,是不是在找鱼竿,结果没有找到。

  ”听到对方这样说的时候,他心里非常的好奇,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会算,因为自己刚刚才去找鱼竿,为什么他就现在知道了。

  只看到对方紧接着去解释说;“我们跟你说一件事情,你千万不要生气,当时我来找你的时候你没有在家,然后看到那个鱼竿就放在那里,我就拿走了,你要是介意的话我给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

  ”想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这么客气,但是她怎么知道自己会有鱼竿的,而且她是怎么来的。

  “你还没有告诉过我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会有鱼竿,而且你怎么知道我的鱼竿放在哪里,要知道,这所有的地方,都没有人知道我会钓鱼。

  ”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女孩非常认真地对他说:“我爷爷跟我说的,他说你就喜欢吃这一口新鲜的鱼,所以你家里就非常的鱼竿,我当时我也不知道哪一个鱼竿好用,就全部拿走了。

  ”恍然大悟般的明白了所有的事情,原来都怪那个老头子要不然的话自己的鱼缸,怎么可能被眼前这个小姑娘带走。

  “好的,我知道了,那你把鱼竿放在这里吧,然后就回去,有什么事情再过来跟我说,但是你要记住,以后拿我东西的时候,一定要跟我提前说一声,不要这样。

  ”小女孩很开心的点了点头,能有东西用也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可是她不知道怎么说,非常的犹豫,不知道怎么样开口。

  早就在社会上混过很久的老周,当然明白眼前这个小姑娘有事所求,要不然她也不可能,在自己让她离开的时候,她自己还在这里站着。

  看着眼前这个小姑娘,不忍心欺负她,就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大伯,今天我们去钓鱼的时候,我一不小心把腰扭到了,你能不能帮我看一下。

  ”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又来了一个扭到腰的女人,只不过这个女人的身材有一些差劲,要前没前,要后没后。

  心里便不想对这种女人有任何的好感,也不想碰她。

  “要不然你出去看看吧,我也不会看小孩儿的么,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再帮你看,我就只会推拿,其他的东西我也不会。

  ”听到老周拒绝。

  以前的那个小姑娘都快急哭了。

  看到眼前这个小姑娘可怜兮兮的样子,老周也不想再去拒绝他了,就问她伤到哪里了,有什么事情跟自己说一下,如果自己能够帮上忙的话,肯定会帮忙的。

  原本还可怜兮兮的小姑娘,听到老周这样说的时候,瞬间放晴了。

  很开心的说:“我就这里很疼,只要一碰就非常疼,我爷爷跟我说你会推拿,只要你过来推拿一下我就好了。

  ”老周有时候都不知道他爷爷为什么这么厉害,自己说啥他就信啥。

  当初他们两个人一起钓鱼的时候,自己跟她吹牛逼,他如今一字不落,全部交给了她的孙女。

  “你以后别相信你爷爷说的话,他有很多话都是骗人的,我虽然会推拿,可我没有专门的学过。

  ”只看到她紧接着嘟嘟的嘴巴。

  表现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我爷爷不会骗我的,你刚才给我推拿的时候确实很幸福,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把我的腰治好,要知道我现在太疼了,我都不敢动。

  ”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小姑娘一开始还正常的说话,现在竟然撒起娇来了,让一个大男人实在无计可施。

  “我到现在都不认识,你先跟我说你叫什么名字,好让我认识认识你。

  ”她清了清自己的嗓音,非常认真地说:“你好,我叫周子越,现在在这里当一名普通的人,没有上学,因为我家里没有钱,但是我会钓鱼,我也会放牛。

  ”听到周子越这么说的时候,老周没有忍住笑了出来,什么叫做会钓鱼也会放牛,难道她不会做其他的事情了吗?“那你过来找我,只是因为推拿,没有其他的事情吗?”周子越非常郁闷,因为爷爷让自己过来学习推拿,以后也有一个一技之长,到时候她也不会饿死,也不像现在一样,她什么都不会,一问三不知,问啥啥不懂。

  “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就行,不用在这里客气,我是一个非常爽快的人。

  ”老周在这样说的时候也是往里面看了看,也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身材怎么样,如果说真的是干瘪的话,一点意思都没有。

  可能是猜到了老周的想法,他瞬间把自己的外套脱了,露出了自己丰富有线的身材。

  “我的身材就是这样的,我知道你刚才肯定好奇,但是现在我把它全部展露出来。

  ”老周有一些羞涩,没有想到他这么大年纪了,竟然会被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弄得这样。

  “我没有这个想法,你抓紧去看一下自己哪里不好,我帮你推拿一下,如果行了的话就抓紧离开这里,不要在这里了,你还小,这里不适合你呆着。

  ”如果这是陌生人家的孩子,自己一定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她,可是她是自己朋友的孙女,如果自己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那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会因此破裂。

  听到老周这样说,那个小姑娘紧接着就哭了起来,眼泪来得特别快。

  “你是不是嫌弃我,觉得我一些事情做得不好,所以才把我赶走,你放心好了,你给我两天的试用期,如果这两天之内我做的事情你不满意的话,你什么时候想让我走,我就什么时候走。

  ”这并不是说让她留在这里,还是让她离开这里的问题,而是说如果她一直在这里的话,自己以后怎么和别人在一起,吃别人的豆腐,占别人的便宜。

  “你好好听我一句劝,如果你要学推拿的话不适合你,你手上的力量没有那么大,所以你先回家,有什么事情,跟你爷爷商量好了以后,再做决定。

  ”听到老周这样说的时候,周子越理直气壮地回答说:“这件事情就是我爷爷答应的,如果我爷爷不答应的话,我也不可能来这里,我也不知道您是这里的,也不可能把鱼竿送到你这里来。

  ”老周真的非常头疼,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小姑娘应该怎样解决,她为什么这么缠人。

  “好,那你先留在这里,如果我觉得不满意的话,你随时离开。

  ”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就让她先在这里试试,如果可以的话,就让她一直待下去,如果不可以的话,自己在想办法让她离开这里,反正不能让她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这样的话会影响自己以后的事情。

  “好,我真的太感谢你了,现在我们能一起推拿了吗,我现在要非常的疼,而且也还有其他的想法。

  ”小姑娘说到这里的时候,就像是一朵含羞待放的花骨朵一样,特别的娇羞,特别的令人向往。

  “你是哪里不舒服吗,为什么看你脸这么红。

  ”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自己心里有一些无奈,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她脸一点都不红,只不过她不知道应该怎样去说而已。

  自己仔细的想了想,既然说不出口,那就用实际行动去证明吧。

  她慢慢的把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然后露出了有料的上半身。

  “你为什么要这样吃惊的看着我,不是都说要是推拿的话就要把衣服脱掉吗,可是我脱掉衣服以后你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是因为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如果说她都已经做到这样了,老周还不明白的话,那他真的是一个傻子了,明显的她是在勾引自己,可是自己怎么可能对自己的朋友的家人下手呢。

  “你要干什么,其实不用全部脱掉,留下一部分也可以。

  ”不过他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的身材,如果说和孙萌相比的话,他的身材还是有一些差的,可是刚刚好的尺度,让他非常的喜欢。

  “我就想要全部脱掉,我怕你把我的衣服给我弄脏了,我就只有这一身衣服了,如果脏了的话我就没得穿了。

  ”感觉眼前这个女人明里,暗里都在暗示自己要跟她发生关系,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你不用再想这件事情,我是不可能做违背道德的事情,抓紧把衣服穿好。

  ”听到老周一本正经这样说的时候,眼前这一个小姑娘大声的反驳他说:“你就是一个大骗子,刚才你们两个人在屋里发生的事情我都听到了,你和那个姐姐说的话我也都听到了,如果你要是不按照刚才的事情那样做的话,我肯定会跟我爷爷说,到时候全村的人都会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医生。

  ”听她这么愤懑的声音,周伯终于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了,原来是因为有自己的把柄。

  “你和他并不一样,如果说你们两个人一样的话,我也可能对你做同样的事情,可是你不一样,你不能被这样对待。

  ”希望自己这样说,能够让他理解,可是事实证明。

  他想错了,眼前这个小姑娘,根本就不能理解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才不要理解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就要让你帮我去做那些事情,刚才看到那个女人非常的开心,也非常的幸福,我也想要尝试一下,要知道,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过那样的经历。

  ”

撞在一起的瞬间,一股莫名的香水味道沁人心脾。

   我不懂香水,所以我不知道这个香水是著名的圣罗兰“ya片”香水,最适合性感诱惑的成熟美女。

   她身材(草船借箭的故事)真得宛如一个超模,腿长腿还带着弹性,说明她经常锻炼这对美腿。

   “啊~” 美女一声销魂的惨叫,压着我,把我压倒在了地上。

  她的胸不大,但跟锻炼过的超模一样,也很有型,所以撞起来,很舒服。

   “谁!谁撞我?” 这美女把我撞翻之后,不但没有自己犯了错的观念,反而还站起来牙尖嘴利的骂:“走路不长眼睛吗?” 大厅里面到处都是女人,天生喜欢围观的女人瞬间都围观了过来。

   我躺在地上,装作到处找,找不到自己的导盲杖。

   “你,你谁啊?你怎么走盲人行道?” 我明知故问的说:“说谁走路不长眼呢,没看到我看不见吗,你长着眼睛和一个瞎了眼睛的撞一起,你这眼睛还不如给我呢!” 好犀利! 围观的小护士们纷纷莞尔一笑,限于眼前这位大美女的赫赫威名,她们当然不敢太过出格,而客户们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眼前这个大美女显得恼羞成怒了,她气得牙痒痒,手里把文件攥成了一团,却怎么也没办法找我麻烦。

   我站起来,这才想起来,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这才刚来第一天,就跟同事发生了冲突。

  尽管它不是我的错,但是说给叶紫和嫂子听却怎么也不好听。

   还好,我这人别的不行,厚脸皮耍贱总是会点的。

   我艰难的爬起来,找到了自己的导盲杖,然后站起来在地上敲了敲,选择了和出门完全相反的方向,一边走一边说: “以后你走路注意点,都撞成什么样了?我听你好像是穿了高跟鞋,要是崴到脚就不好了。

   一边说着场面话,我一边往养生馆正门进去的大大的影壁走过去。

   “唉”看傻了的护士小声的想要提醒我,但是我怎么可能会听她的呢? 我笔直的走过去,然后越走越近,直直的撞到了影壁上,duang 的一下,我又倒在了地上。

   我这故意的出丑让全大厅的女人,还有闻讯赶来的其他客人都捧腹大笑。

  这次他们再也忍不住身为女性的矜持,纷纷笑个不停。

  就连那个性格火爆的大美女也站在那里,气恼的表情也被笑容瓦解。

   我看把所有人都给逗乐了,我就知道今天我好歹给大家留下了一个好印象,再加上我这个在众多老腊肉里面显得帅得多的脸,在这个养生馆里面混的开的机会大大增加。

   “谁?谁把门给关上了?” 我那一撞虽然是假的,但还真有点儿疼,我揉着额头,奇怪的说:“这门什么时候改成琉璃了?” “你走反了!” 刚刚认识的,名叫李银玲的小护士从人群里面挤了出来,跑过来一脸骄傲的对我说:“刘医师,我是刚刚的李银玲啊,我来扶您回去吧。

   “哦哦,行。

   正好她过来了,我就借坡下驴的说:“好好,我咋走反了呢?我感觉我走的没错啊?” 李银玲扶着我往楼上走,却突然被后面那个火辣大美女喊住了。

   “李银玲,你过来,再请个姐妹扶扶这位上去。

  我有事找你。

   李银玲的表情马上僵硬起来,但是似乎这女的地位还不低,她就无奈的说:“好的,黎经理。

   她的普通话说的不错,我听得出来,是黎,不是李。

   那边又换了一个女护士扶着我上楼,我就听到后面的谈话。

   黎经理似乎自带一种威压,让所有的护士看到她都战战兢兢,她说话也毫不客气,“李银玲,刚刚那个男的,他是谁?” 李银玲看了一眼黎经理,赶忙解释说:“他是今天新来的医师啊,叫刘正,是叶姐亲自带过来的,说是她的弟弟,你也看到了,他他看不见的。

   黎经理自知理亏,所以别过话题说:“医师?在咱们养生馆有男医师?这怎么回事?我是护理部的经理,我怎么不知道?” 李银玲这姑娘倒不错,还为我说话说:“黎经理,他是催乳部的啊。

  在四楼的催乳男部。

   这黎经理看找不到找我麻烦的理由,就挥挥手说:“行了,你先走吧。

  回头我问一下叶姐。

   原来催胸部这边,还是催乳部啊。

  有个催乳男部,那就应该有个催乳女部了? 我一边走一边想。

   也是了,中年人的理念大都还是很保守的,有夫之妇的家庭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应该也不会找我这种男技师去催乳。

   走到四楼,我躺在休息室里,喝着茶,给嫂子打电话。

   “喂?嫂子,是我啊。

   “阿正?你在养生馆里怎么样?有没有跟别人起矛盾?客人对你的评价怎么样?”嫂子一接电话,就是一串的问题。

   我知道嫂子对我的关心是最真诚的,她对我的关爱没有任何的瑕疵。

   我笑着说:“哪有啊!我第一次来养生馆,现在都在实习期呢。

  第一天我应该不会接待客人,我现在正在熟悉环境呢。

  您放心,这里的配置顶的上豪华公寓了,我在这里很安全,也很舒心。

   “那就好。

  嫂子长舒了一口气,那边忽然听到了佳佳的哭声,我赶忙说:“嫂子你忙吧。

  我再适应下。

   “嗯,你几个人在外面要多注意安全。

  嫂子不求别的,只要你能安全着就好,钱不钱的都不是问题。

  嫂子说着,还带上了哭腔。

   我知道是我的离开,让嫂子有点伤心。

   我赶紧说:“不会的,我还等着看着佳佳结婚呢!” “哇哇!”佳佳声音更大了,嫂子赶紧说:“我先去看佳佳了,回来说。

   挂掉电话,我这边的大门却被突然撞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医师进来大喊:“喂,你是新来的催乳师吗?赶紧过来!出事了!”

苏瑞没注意到这点,闻言点点头道:“你刚来岩城,有一个朋友不容易,要好好相处哦。

  ”说是这么说,苏瑞心里却觉得,自己或许可以从她闺蜜那边旁敲侧击的套下话,看看秦月儿如今到底是个什么想法。

  “知道啦,姐夫!”秦月儿吐了吐舌头,不疑有他道。

  ……黄姐火锅。

  这地方生意很好,苏瑞两人来的时候店外已经排起了长队。

  好在他之前因为单位定点聚餐地点的事情,和这家店的老板交结过,手里有一张获赠的VIP卡,倒是省了不少事。

  两人在服务员的指引下进了一间包厢,点菜完毕,正在等锅底热开的时候,一个靓丽的身影就踱步而入。

  “呀,文倩你来啦!”秦月儿朝着她招招手,拉着她的胳膊坐下,对苏瑞道:“这是我姐夫,苏瑞。

  ”“姐夫好!”文倩很是自然的跟着叫了一声,声音甜糯糯的。

  “额,你好。

  ”苏瑞倒是没想到这个岁数和秦月儿差不太多的女孩会这么自来熟,愣了下才露出笑脸道:“早听月儿说你很漂亮,今天看见才知道,她的确是没有吹牛。

  ”不得不说,文倩的出现给了苏瑞很大的惊艳感,和秦月儿的美不同,她有一张素雅温婉的俏脸,柳眉琼鼻,眼里仿佛含着一泓春水,一身小西装得体修身,是那种典型的都市丽人风格。

  “姐夫你真会说话。

  ”文倩的俏脸微微泛红,似乎对于苏瑞的夸奖有些不好意思。

  “哼!姐夫你居然敢当着我的面口花花,小心我回去打你的小报告哦!”秦月儿皱着小鼻子威胁了苏瑞一句,说道最后又笑了起来,显然只是开玩笑。

  “哈哈,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啊。

  ”苏瑞打了个哈哈,举起筷子道:“吃菜,吃菜。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一桌人很快就聊了起来。

  让苏瑞没想到的是,秦月儿这个闺蜜文倩居然还是岩城大学的校花,听自家小姨子的口气,似乎追求者不少。

  几人聊着,随即就说到了秦月儿身上,在苏瑞有意无意的推波助澜下,文倩很快就透露了秦月儿在学校被一个高年级学长疯狂追求的事情。

  苏瑞对此表现得不动声色,但暗地里,却是有了些想法。

  一顿饭后,三人已经相当熟络。

  “姐夫,这么晚了,这边回学校坐计程车还得两个小时,太不安全了,要不……让文倩在咱们家住一晚吧?”秦月儿在苏瑞结账的时候找上来问道。

  苏瑞考虑了下,觉得的确是这样,加上家里空房间还多,于是便答应下来:“行吧,咱们一起回去。

  ”因为喝了点小酒的缘故,苏瑞叫了个代驾,随后就和秦月儿、文倩两人做着的士回了家。

  此刻已经快到十点,到家后苏瑞见老婆秦雪还没回来,就打了个电话过去。

  让他没想到的是,电话只响了两声,就被挂断了。

  接着,微信上就跳出来秦雪发来的消息。

  “今天晚上要赶项目进度,得熬夜加班了,你睡吧,不用等我。

  ”苏瑞愣了下,苦笑一声,回信息交代她注意休息。

  那边秦月儿很快带着文倩开始参观起来。

  苏瑞感觉酒劲上头,有些睡意,见状招呼了她一声,便洗澡上床,睡了下去。

  或许是有段时间没喝酒的缘故,半夜的时候,苏瑞感觉喉咙难受,打着哈欠爬起来,就准备去厨房找点水喝。

  让他没想到的是,刚打开门,他就看到小姨子秦月儿的房间,居然又开着门。

  一片漆黑之中,那门缝洒落的微弱灯光显得异常明亮。

  怎么最近习惯不关门了?苏瑞摇摇头,也没往其他方面想,径直就打算越过秦月儿的房门。

  结果没走两步,和之前如出一辙的呻吟声突然传了出来。

  “嗯~啊……”……不会是又在观摩爱情动作片吧?苏瑞有些无奈,秦月儿已经成年,他作为姐夫实在是不好对这种事情过多干涉,于是只当做没听见,摇着头便走向了厨房。

  在净水机上接了两杯水喝下,苏瑞感觉喉咙好了些,人也(老板和我在办公室爱爱)清醒了过来,便准备原路返回房间继续睡觉。

  然而倒转回来,途径秦月儿房间的时候,一阵‘嘎吱嘎吱’的床板摇动声突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怎么动静这么大?不会是两个人在一起看吧?苏瑞腹诽了一句,想了想,还是凑过去看了一眼。

  一副让人血脉喷涌的画面顿时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这……这是……苏瑞人都傻了,他怎么也没料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只见房间内,秦月儿和文倩竟是赤身果体的相拥在一起,脑袋交错亲吻着,一副忘情的模样。

  文倩很明显是主动的一方,她相当熟练在秦月儿身上或揉或捏,极尽挑逗。

  而秦月儿早已经意乱情迷,发丝凌乱的闭着眼睛,小嘴微张,不断发出低沉的呻吟。

  老实说,长这么大,苏瑞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看见这样的场景。

  ——小姨子居然是拉拉?他心里突然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月儿呀,你是要你的姐夫呢,还是要我啊?”此刻的文倩和之前简直判若两人,她骑在秦月儿身上,低着头,发丝散落垂下,双手压着秦月儿的肩膀,浑身都充满了一种原始的野性美。

  秦月儿吃吃一笑。

  目光迷离道:“要姐夫啦。

  ”“哼,看来你还是没知道我的厉害。

  ”文倩骄哼一声,翻手就从旁边摸出了一件成人用品,潮红的脸上满是兴奋:“小妮子,怕不怕啊?”“不怕!”秦月儿咯咯的笑着:“你下午让人家视频给你看,还硬要玩什么姐夫玩弄小姨子的戏码,还好没被姐夫他发现,要不然……”“要不然怎么?”文倩意味深长的拉长了语调问道。

  秦月儿红着脸求饶:“哎呀,你别问了,快点嘛,人家等不及了。

  ”“小妖精!瞧把你急的。

  ”文倩轻笑一声,动作异常娴熟的抚过秦月儿那光滑平坦的小腹,慢慢的接近了……苏瑞已经完全瞪大了双眼,面前这一幕,让他看得胸口狂跳,就跟有人在打鼓一样。

  他心里庆幸夹杂着苦恼,庆幸的自然是小姨子并非暗恋上了自己这个姐夫,下午那一幕,不过是她和‘小情人’之间的角色扮演而已。

  而苦恼的,自然就是小姨子的性取向问题了。

  长着这么漂亮的一张脸蛋,居然是个拉拉?这种事情,我该怎么跟秦雪说明呢?第二天一早,苏瑞盯着黑眼圈来到了公司。

  他昨天回房后,闭上眼睛的时候,满脑子都是那偶然窥见的香艳画面,自然不可能睡什么好觉。

  更让他头疼的是,通过文倩和秦月儿对于那种事情的‘熟悉程度’,明显可以看出,两人维持这种关系,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秦雪对秦月儿有多上心苏瑞是清楚的,要不然她也不会把人接到家里来住。

  如果让她知道这件事,很难说会闹成什么样。

  哎,还是先想办法旁敲侧击劝劝秦月儿,这种关系,不能在这样下去了。

  脑子里琢磨着这些,苏瑞都有些没精力工作了。

  “苏总监,许总让您去她办公室一趟。

  ”也就是这时候,下属小陈突然敲门走了进来,面带同情的带来了一个消息。

  作为能够独立负责高端编程的总监,苏瑞在IT行业也算得上是顶层精英了,公司最近上马的好几个项目,上面都是吩咐他把关的。

  一旦成功,提成都能拿到手软。

  “许总找我?”苏瑞有些不明就里的看了小刘一眼:“知道是什么事情吗?”“不知道。

  ”小刘连连摇头,犹豫了下又道:“不过……许总她似乎心情不太好。

  ”“我知道了。

  ”苏瑞点点头,站起来出了门。

  半分钟后,他推门进了许晴柔的办公室。

  二十八九岁的年纪正是女人最有魅力的时候,没有了少女的青涩,又不似熟妇那样荤黄不忌,再加上身份带来的征服感,许晴柔这种漂亮的知性女人,完全是男性最热切的幻想对象。

  她今天的打扮有些不同以往,黑色的小西装内,是素白色的低胸打底衫,喷薄欲出的丰满在双手的托举下,显得尤为巨大。

  “许总,你找我?”苏瑞笑着问道。

  他对于许晴柔的态度一直很好,倒不是想要巴结,亦或是期待发生点什么……事实上,这女人说起来还算是他的伯乐。

  当初刚毕业的时候,苏瑞还只是这家公司的程序猿,要不是许晴柔慧眼识人,破格提拔了他,也不会有他的今天。

  “你还好意思问我?”许晴柔没有如同往日那样露出淡笑,反倒是俏脸含霜,目光冷冽的看着苏瑞:“你知不知道,你所谓验收合格的程序,居然出现了足足五个常规逻辑漏洞!要不是我在交给客户前又检查了一遍,这会给公司的形象带来多大的问题!”或许是因为内心太过激动,她说话的时候,忍不住拍了桌子,动作过猛之下,双峰一阵乱颤。

  这不禁让刚有些慌乱的苏瑞看得一呆。

  许晴柔自然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变化。

  不过她到底是个女强人,对此虽然脸色微红,倒也没太过羞涩,一边用手挡住胸前的旖旎风光,一边冷哼一声道:“很好看是不是?回家看你老婆的去!”“啊?不是……”苏瑞匆忙摆手,暗骂自己最近真是憋晕了头,尴尬之余,连声道歉道:“许总,我上午有点走神了,抱歉,我这就拿回去修改……”“等等。

  ”许晴柔出声叫住了准备离开的苏瑞,瞪了他一眼道:“苏瑞,我知道你最近身上的担子重,也很理解……这样罢,你先回去休息两天,我这有几张清源山庄的消费券,你带你老婆去那儿好好休整一下,释放下压力,然后给我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明白吗?”她说着,伸手就将几张消费券从抽屉里拿出来,放到了桌子上。

  苏瑞没想到许晴柔会如此通情达理,一时间很是感激:“许总,我……”“煽情的话就不用说了。

  ”许晴柔摆摆手:“记住我说的话,我不希望再看到你犯这种低级错误。

  ”苏瑞点点头:“我记住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苏瑞收拾了下东西,再次给老婆秦雪打了个电话。

  这次总算是拨通了。

  “老公,有什么事吗?”秦雪那略带倦意的声音响起,打趣道:“不会是昨天我不在家,你睡不着觉吧?”幸好你没在家啊,要是你也在,看到你妹妹玩百合,还不闹翻天?苏瑞头大的揉了揉眉心,继而道:“你那边忙得差不多了吧?想不想出去放松放松?正好许总给了我几张消费券,可以去清源山庄逛一圈。

  ”“好啊。

  ”秦雪答应得很快,饶有兴致道:“把月儿也叫上吧,大家一起去。

  ”……清源山庄是岩城小有名气的避暑圣地,因其大部分建筑都修建在一条小溪之上而得名,周围环山,屋子里还有活水流过,独栋的别墅型住所非常适合三口之家旅游休闲。

  苏瑞带着秦雪和秦月儿,在当天下午来到了清源山庄。

  秦月儿是个跳脱性子,到地方就要去看孔雀园,苏瑞本来还想着找借口把她支开,闻言自然顺水推舟答应下来。

  等她一走,苏瑞就一把抱住了老婆秦雪。

  所谓小别胜新欢,苏瑞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这几天又被‘刺激’得不轻,如今总算是有了过二人世界的机会,自然得抓紧时间‘办正事’。

  “老婆,我怎么感觉你又变漂亮了……”苏瑞说着讨喜的话,手上就开始不规矩起来,顺着秦雪那光滑的脊背摸了进去。

  说起来,秦雪和秦月儿真是两种不同风格的美女,她是那种典型的江南女子,清秀的眉目,薄唇小嘴,瓜子脸,气质秀雅,身材略显丰腴,看着就让人想起一个词来——贤妻良母。

  “哎,还是白天呢!”虽然已是老夫老妻了,但秦雪对于苏瑞的抚摸还是有些羞涩,啐了一口道:“万一被月儿看见……”“孔雀园那边光过去都得半个小时呢,没事。

  ”苏瑞看着秦雪羞红的脸蛋,只觉连日压抑的欲望一瞬间喷涌而出,忍不住一把将她横抱在了怀中,笑道:“咱们先洗个鸳鸯浴,嘿嘿……”他说着,就在秦雪的惊呼声中,火急火燎的进了浴室……与此同时,伴随着房门开启的轻微动静,外面蹑手蹑脚的走进来的一个人影。

  正是本应到了孔雀园的秦月儿。

  “倩倩,我们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秦月儿的脸上闪过一丝踌躇,对着手里的手机道:“要是被发现了……”“你不是也很好奇你姐姐和你姐夫都会哪些姿势吗?”手机屏幕上,文倩玩味的笑了笑:“到时候咱们也可以学习一下呀,是吧?”“那,那你还有多久过来?”“马上就到。

  ”“好吧,我等你啊。

  ”秦月儿挂了视频,犹豫了下,才轻手轻脚的从观景阳台来到了洗浴室外。

  她找了个凳子,爬到风管机的架子上,从通风口看去,随即,就看到苏瑞抱着秦雪从进来的那一幕。

  秦月儿眼中闪过一丝兴奋,连忙打开了手机的录像功能。

  苏瑞脱下了秦雪的衣服。

  手掌拂过那片雪白,温热的触感和光滑的肌肤让他一阵口干舌燥。

  即使已经看过无数次,但如此完美的胴体,仍旧让他着迷。

  “想看到什么时候啊~”秦雪拉长了语调,娇羞的白了苏瑞一眼:“不是要洗澡吗……”“嘿嘿,我帮你洗吧,老婆。

  ”苏瑞说着,就把她抱进了浴池之中。

  这里的浴池很大,半米深,长宽足足三米,两侧靠边的位置还设计了坐落在池中的躺椅,正好方便了苏瑞。

  秦雪没有拒绝,顺从的躺下来,撒娇道:“老公,我这几天好累,你帮我按摩下吧。

  ”“好。

  ”这种夫妻之间的情趣互动苏瑞自然不会拒绝,他答应下来,伸手就在秦雪身上揉捏起来。

  

随后一脚已经踹在了他身上,那人直直的飞了出去,倒在地上捂着胸口有些不可置信。

  我虽然跟着他们打,但是却也注意了力道。

  以免到时候当街杀了人,到时候自己的麻烦可就大了。

  (被同学压在教室做了)这群混混看着厉害,但是各个身体虚弱,身体还不如中学生健康。

  一看这样,就知道平时没怎么锻炼。

  我在这群人中不断的游走,随手一挥棍子,就打中了一个人。

  混混们一棍都没打在我身上,倒是吃了我不少的棍子。

  我心中觉得好笑,连一点本事都没有居然还敢出来混。

  “就这点本事,还敢出来混?”我止不住的嘲笑。

  站在一旁拿着棍子的黄毛面色也不好看,对着自己的手下怒吼:“你们都给老子专心点,对准他用力的打下去,一定要他好看。

  ”他并不认为是我太厉害,只是觉得自己的手下轻敌了,所以才挨了这么多大。

  李静雪跟柳青青见我打了这么久,脸上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心里的石头倒是落了地。

  李静雪捏了捏柳青青的手指,冲她眨眨眼,颇有些炫耀的意味:“你看吧,我就说了我选的这个保镖很厉害,你还偏偏不信我。

  ”柳青青笑着点了点头:“好好好,就你的眼光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行了吧?”听了黄毛的话,那群小混混心里也不信邪,拎着棍子又重新站了起来。

  只不过这次他们倒是颇为谨慎,并没有拿着棍子冲上来。

  他们站在一边,我与他们对立而战。

  小混混心里苦不堪言,他们也知道自己打不过我。

  但是老大的话又不得不听,站在最前边的小混混,一咬牙提着棍子又冲了上来:“老子跟你拼了,让你尝试一下我的厉害。

  ”其他人见状,也只能跟着打上了。

  李静雪见我们又要打起来,她也顾不得跟柳青青说话,目光落在我们的身上。

  一番打斗下来,小混混七仰八叉的倒在地上,不停的哀嚎。

  黄毛看向我的目光也变了,由张狂成了小心翼翼。

  我站在倒了一地的人中跟黄毛对立而望,黄毛被我这一眼给吓得心头一惊。

  黄毛手上的混子缓缓的落在地上,他咽了咽口水:“是…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我…对不起,我……”我还没怎么,只见两行清泪从黄毛的眼角流了出来。

  ……要不是情况不对,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做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呢。

  看着黄毛眼角的泪水,我把心里的话咽了进去。

  “行了行了,赶紧走吧。

  ”亏他还是他们小团队的老大,居然被我一眼给吓哭了。

  我心中有些看不起他,同样的对青龙帮也有些看轻了。

  小混混听着我这话,也顾不得身体的疼痛,捡起地上的棍子,跟着黄毛后面跑了。

  他们走了,我这才跟着两个领导打车去签合同。

  还好一切顺利,我跟着李静雪回了公司。

  我今天显露的一手,让柳青青对我也没了意见,看我也顺眼了些。

  “今天的人应该是青龙帮的人派来的,静雪看来你以后要小心些,千万不要单独出门。

  ”柳青青忧心的看着李静雪,跟她碎碎叨叨的说着。

  李静雪知道自己的闺蜜在关心自己,心中觉得格外的舒心,也跟着宽慰她。

  “对了。

  ”两人说着,李静雪这才回头冲我说:“车被刘艺给开走了,看今天刘艺光是说出了自己的名字,那群人就怕的不行,想来她的身份应该是不一般的。

  ”“今天的事情本来就是我们理亏,让小混混砸了她的车。

  我再给你换辆车,等会儿就让我的助理把车钥匙给你,明天来接我们的时候可不要迟到了。

  ”我点点头,颇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自己今天会迟到是因为送了赵颖的缘故。

  但是一想到刘艺那个女人,我也拍了拍胸脯说道:“车就不用换了,原来那辆车挺好的。

  我去找刘艺还车,你放心吧,我肯定能把车给要回来的。

  ”李静雪颇有些为难:“还是算了吧,到时候我再给你换个好点的车。

  ”柳青青也帮着李静雪说话:“是啊,那刘艺的背景不一般,还是不要得罪她比较好。

  ”“没事的,你们要相信我,我一定能把车给要回来的。

  ”我安抚着两人,然后不顾劝阻就出了公司。

  我到了隔壁的公司,楼下的前台小姐正在处理文件。

  看见我来了,头也没抬。

  “你好。

  ”我靠在前台试图跟她搭话。

  前台抬起头撇了我一眼,看见我身上的衣服后又把头给低下了,说道:“什么事?”我被她生硬的语气一噎,也知道对方见我是个小人物。

  我从包里拿出两百块钱,看了看四下无人,然后递给她:“美女姐姐,我给你打听个事儿。

  ”前台小姐看了一眼钱,快速的收了起来,脸上的神色好看了些。

  “什么事?”“你知道刘艺小姐吗?”前台小姐的神色略微有些不自然,眼神看我充满了狐疑:“打听这个干什么?”我见状又从包里拿出三百块递给她,讨好的说道:“嗨,这不是今天中午刘小姐的车被一群小混混给砸了吗?是因为总裁的缘故,总裁心里过意不下去,让我问问刘小姐的农场在哪里,然后让我赔刘小姐的车。

  ”听我这么一说,前台小姐才恍然大悟。

  眼中的怀疑也消了下去,她将我手里的钱塞进自己的包里之后才说:“那我跟你说了,你可不要说是我说出去的。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a.aspx?323.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a.aspx?6052.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a.aspx?777.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a.aspx?2684.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a.aspx?4146.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a.aspx?6415.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a.aspx?7743.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a.aspx?3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