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sian gay man,新手必看

“靠,咋回事!”吴浩吓的连忙后退。

  众人都惊疑不定,而陈阿东无所顾忌,他拳头所向,砸中吴浩的胸膛;就听吴浩发出痛呼,摔倒在地滚了好几圈,十分狼狈。

  “丫的,一群废物。

  还愣着干什么,一起上啊!”孙强觉得面子上挂不住,在自己的地盘竟然被一个瞎子耍威风,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要让道上的人笑话死。

  得到孙强的命令,包厢里的十几个小弟没有迟疑,立刻开始出手。

  朱大虎手中有菜刀,但(夫妇交换性经过实录)很快就被打飞,随后就被五六个男人的围攻,不多时就被打趴下了;另一边,陈阿东拳头挥舞,威风凛凛,确实厉害。

  然而,他获得狐仙传承毕竟时间尚短,甚至还没来得及练习功夫,即便有无坚不摧的拳套,也难敌一群人。

  眨眼间,陈阿东就挨了一些拳脚,同时他的体力也消耗很大,拳头的力量锐减。

  “死瞎子,给我跪下!”吴浩忍着胸口的剧痛逮到机会,从后面狠狠一脚踹中陈阿东的小腿,使得陈阿东膝盖一软,身子一个踉跄;其他混子抓住时机一拥而上。

  砰砰砰。

  拳头如雨点一般落下来,陈阿东感觉身子骨都要散架了,只能蜷缩在地上护着脑袋。

  赵婉柔刚才看到陈阿东和朱大虎来救她们,感动不已;此时两人被暴打,他担心坏了,连忙叫道:“别打了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呜呜呜,再打要出人命了。

  孙老大,求求你让他们住手,别打了。

  ”赵婉柔一边哭一边跪在孙强脚边乞求,这让孙强心里得到极大的满足,他也担心闹出人命,便吩咐道:“好了,都住手。

  ”“咳咳……大虎哥,你没事吧。

  ”陈阿东现在浑身酸痛,眼前发黑,但他更担心朱大虎。

  毕竟朱大虎是为了帮他才一起来的,若是出了什么事,他没法向翠花嫂子交代。

  “没事没事,阿东起来!”朱大虎想要拉着陈阿东一起起来,但却被吴浩踹倒:“草,跪着说话。

  打伤了我这么多兄弟,有你们好受的!”看到陈阿东鼻青脸肿,赵婉柔眼泪哗啦啦的,扯着孙强的裤脚乞求道:“孙老大,求求你,放了他们吧。

  ”“大嫂,不要求他,我没事。

  我就不信了,有种弄死我!”陈阿东狠狠的叫道。

  “哟呵,小子挺硬啊。

  吴浩,给我打断他一条腿!”孙强吐着烟雾,淡淡的说道。

  赵婉柔吓的大哭,当即磕了几个响头不停乞求:“孙老大,阿东他年纪小不懂事,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别往心里去。

  您是一方老大,对一个少年动手,传出去也让人笑话是吧。

  ”陈阿东此时心如刀绞,看着自己敬爱的大嫂为了自己,没有尊严的磕头乞求,他感觉身子都要炸开。

  他恨自己太没用了,若是强大一些,就能让大嫂不至于受到如此虐待。

  “你倒是伶牙俐齿。

  ”孙强捏着赵婉柔的下巴,心里面越发喜欢。

  他扔掉烟头,对着赵婉柔的脸吐出一口烟雾,随后坏笑道:“要我放了他自然可以,你知道我的目标是你,并不是他们。

  ”赵婉柔身子冰凉,心神一阵恍惚,但还是做了决定。

  “孙老大,我答应你。

  ”陈阿东脑袋轰鸣,瞳孔骤缩失声叫道:“大嫂,不要啊……”“你丫的闭嘴!”吴浩给了个大嘴巴子。

  孙强好似故意戏弄,道:“答应我什么?”赵婉柔咬了咬嘴唇,哽咽道:“只要你放了我老公,放了阿东和大虎哥,今晚我就陪你睡。

  ”“哈哈哈,你未免想得太简单了。

  这两个家伙打伤我七八个弟兄,直接放人我怎么对兄弟们交代。

  ”孙强松开手,冷冷说道。

  “那孙老大,你要怎么办,求你不要再伤害他们。

  ”“已经打伤了,说什么也都晚了,那就让我受伤的弟兄一饱眼福吧。

  ”孙强一挥手,命令道:“受伤的留下,其他人都出去!”很快,包厢里只剩下吴浩在内的八个受伤小弟。

  这个局面让赵婉柔好似想到了什么,眼神闪烁着一股绝望还有浓烈的羞耻。

  “去好好趴着,给我受伤的兄弟来一个现场直播,也算是一点补偿。

  ”孙强邪恶的大笑,吴浩等人也是兴奋不已,甚至有人下面都开始悸动。

  赵婉柔已经没有退路,失魂落魄的趴在沙发上。

  “小柔!”“大嫂,不要啊。

  ”朱大虎和陈阿东撕心裂肺的大叫。

  然而无济于事,他们被死死按住,根本没能力出手相救。

  看着孙强压在赵婉柔身上,陈阿东目眦欲裂泪如泉涌,他心里那个恨啊,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嫂被糟蹋。

  “够了!”突如其来的一声怒吼,使得包房瞬间安静下来,孙强也停住了动作。

  所有人寻声看过去,就发现陈辉不知何时已经挣脱了绳子,双眸赤红脸色阴沉。

  “大哥。

  ”“老公。

  ”陈阿东和赵婉柔都觉得不可思议,更多的是震惊,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陈辉这个模样,那眼神和脸色太吓人了,好似一只疯魔了的黑熊。

  “陈辉,你丫的怎么弄断绳子的!”吴浩怒叫起来,马上就能欣赏赵婉柔完美诱人的娇躯,关键时刻踏马的被人打扰。

  陈辉不理他,死死盯着孙强,声音沙哑:“闹你也闹够了,该收手了,真的要逼我吗?”“哟呵,瞧你这话说的。

  ”孙强站起来,一脸玩味的冷笑道:“你以为自己是谁啊,我用得着逼你么。

  你踏马就是个怂包,是个窝囊废,老子玩你老婆能咋地。

  来来来,老子就站在这儿,有种你出手打我!”“放了他们三个,我任你处置!”陈辉声音冰冷。

  “草你丫的,真的以为老子脾气好是吧!”孙强抓起一只酒瓶砸了过去,旋即大叫:“吴浩,砍他一根手指,别弄晕了,老子要让他亲眼看着自己的老婆在我胯下升天。

  ”“好嘞老大,这废物就应该给他点颜色看看。

  ”陈辉的体型虽然高大,然而吴浩并不畏惧,他知道陈辉是个怂包窝囊废,大摇大摆走过去决定先暴打一顿,然后砍掉陈辉的小拇指。

  哪知,陈辉眼珠子一瞪,抬手就是一拳。

  “啊!”这变故出乎吴浩的意料,他没有躲开被砸中鼻子,好似有骨头碎裂声,众人就看见吴浩捂着鼻子在地上翻滚哀嚎。

  “老大,浩哥的鼻梁骨被打裂了!”一个小弟叫道。

  “马勒戈壁的!”孙强勃然大怒,“一起上,给我打断他的狗腿。

  草,一个个都在挑战老子底线,都忘了老子是混社会的吗。

  ”轰隆隆!得到命令,包厢里剩下七个小弟冲过去五人,剩下两人控制住朱大虎和陈阿东。

  “大哥小心。

  ”陈阿东提醒道。

  “你们这些杂碎,老子忍够了!”陈辉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边怒吼一边挥舞着拳脚。

  他虽然面对五个人,但五个人都受了伤,因此眨眼间陈辉就打倒了两人。

  剩下三人从三个方向包抄,陈辉挨了几下,以伤换伤踹倒一人,又扑向另一个。

  看到几个呼吸地上就横七竖八躺了一片,孙强脸皮都在抽搐,他怒气冲冲抓起一个酒瓶大步一跨就来到陈辉身后。

  见此情形,陈阿东、朱大虎和赵婉柔同时惊叫:“小心身后!”嘭!陈辉这边刚回头,酒瓶就结结实实砸在他脑袋上,玻璃渣子碎了一地,陈辉脸上也立马开出血花。

  孙强一脚踹在他肚子上,之后踩着他的脑袋。

  “可笑,就你个废物也敢逞威风。

  咋的,舍不得你的小娇妻?”孙强冷哼一声,接着阴笑道:“舍不得是吧,很好。

  老子偏偏要折磨他,等老子干完,让我的兄弟们也尝尝鲜!”“吼!”陈辉发出怒吼,可却爬不起来。

  “愤怒有什么用。

  愤怒只会让你失去理智,并不会让你变强。

  你也二十好几了,难不成看不明白这是弱肉强食的社会。

  再说了,陈辉啊……”孙强蹲下来,褥着陈辉的头发,将他的脑袋提了起来。

  “还不是因为你好赌,还不是因为你是个废物,是个窝囊废,所以你的小娇妻才会跟你受苦,才会沦落到这么个下场。

  你生什么气呢?你有什么理由愤怒的?这一切都是你亲手造成的,我说没错吧。

  ”轰!陈辉心脏沉到了谷低,瞳孔骤缩,好似丢了魂魄。

  “老公。

  呜呜呜,孙老大,求求你放了他们,我给你磕头了。

  我陪你,我陪你睡,只求你不要伤害他们。

  ”赵婉柔看到陈辉满脸鲜血,心疼又担心。

  “草!”孙强松开手,看着赵婉柔磕头求饶,他来了火气,咒骂道:“你长的这么漂亮怕不是个傻子,这种废物,你怎么看上他的,还这么死心塌地。

  ”“他是老公,我不怪他,都是我不好。

  我要是能多努力一点,就能赚够钱,就能还上赌债。

  孙老大,你放他们走,我陪你睡。

  ”“大嫂。

  ”看着赵婉柔雨带梨花,陈阿东心如刀绞。

  朱大虎也感动的眼眶湿润,他恨铁不成钢的扫了一眼陈辉,但这个时候责骂已经无济于事。

  孙强吐了口唾沫,哼道:“嘛的,耽搁这么长时间,老子性趣都差点磨灭了。

  过来,这次没人打扰了,老子让你尝尝哥哥的大棒。

  ”边说,孙强将赵婉柔按在沙发上。

  然而,谁都没有注意到,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陈辉眼中闪过一丝阴狠。

  他暗暗的抬头,看到孙强嘶开自己妻子的裤子,一股杀气在胸膛炸开。

  陈辉看到朱大虎掉落在地上的菜刀,就在两米开外,好似回光返照他猛地翻滚过去抓住菜刀,然后犹如一只豹子,身子弓起来弹射出去,菜刀从天而降。

  “孙强,你给我去死!”这一幕发生太快了,因为在场的小弟注意力都放在赵婉柔身上;退一步说,就算他们注意到陈辉的动作,但因为受伤也来不及阻止。

  于是乎,这一刀就当头砍了下去。

  孙强反应不可谓不快,能够坐上如意赌场二把手的宝座,没点本事也说不过去;在陈辉射过来的时候,孙强本能的感觉到一股死亡危机,使得他寒毛倒竖。

  他头也没回头,身子一个翻滚从赵婉柔身上滚了下来;然而,那菜刀也转移了个方向,依然朝着他脑袋砍过来。

  情急之下,孙强只能用手抵挡。

  “啊!”撕心裂肺的惨叫响起,鲜血飚洒,一只大拇指掉下来正好落在孙强的嘴里。

  陈辉没有罢休,又是一刀砍中孙强的肩膀,接下来是第三刀……这血腥的场面吓蒙了所有人,每个人都发现身子僵硬,无法动弹。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赵婉柔,她惊叫着扑过去抱住陈辉的身子,拼尽全力将陈辉拉开。

  这个时候,陈辉才微微恢复了一点理智。

  可沙发上已经血流成河,孙强身上十几处血口子,已经奄奄一息。

  “老公,你干嘛呀,这可怎么办。

  ”赵婉柔娇躯犹如筛糠一样颤抖,泪如雨下,眼中满含恐惧。

  包厢里的几个小弟吓的亡魂皆冒,连鼻梁碎裂的吴浩都像是见鬼了一般,连滚带爬的冲出包厢。

  “老婆,我,不是窝囊废。

  ”陈辉咧开嘴,一手搂着赵婉柔,一手提着血淋淋的菜刀。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a.aspx?5699.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a.aspx?3693.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a.aspx?1337.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a.aspx?3036.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a.aspx?4947.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a.aspx?3761.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a.aspx?4670.html

https://www.livercancerbracelets.top/twa.aspx?647.html